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PPT
严幼韵:112岁仍身穿旗袍,脚踩高跟鞋,做足了一辈子的美人!
发布时间:2019-07-06
 


严幼韵:112岁仍身穿旗袍,脚踩高跟鞋,做足了一辈子的美人!



她是十里洋场的名门闺秀,是风姿绰约的外交官夫人,是优雅得体的联合国礼宾官,也是安详慈爱的外祖母……

她就是被称之为“上海滩最后的大小姐”的严幼韵。

1905年,严幼韵出生于上海有名的商贾巨富严家。她的祖父严筱舫曾是李鸿章的幕僚,以盐务起家,后来创办了面粉厂、榨油厂等多家实业,被称之为宁波帮的“开山鼻祖”。而她的父亲严子均则将家族产业进一步扩大,这样一个富足而开明的家庭,培养了严幼韵开朗活泼的性格,并使她幸运的成为了中国第一代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


严幼韵:112岁仍身穿旗袍,脚踩高跟鞋,做足了一辈子的美人!



严幼韵

1905年,不仅是严幼韵出生的年份,更是复旦大学成立的一年。也许,冥冥之中严幼韵就同复旦大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1927年,复旦大学开始招收女生,22岁的严幼韵便从上海沪江大学转入复旦大学读大三。就这样,严幼韵成为了复旦大学有史以来招收的第一批女学生。

严幼韵人长得漂亮,父亲又在上海的南京路上开“老九章绸布庄”,绸缎庄的面料她随便挑,家里还有几个裁缝。因此,严幼韵几乎每天都要换一身装扮,衣服多的简直令人眼花缭乱。

由于严幼韵家里离复旦较远,她便每天坐着自己的别克轿车去学校上课,家里给她配了司机,她却让司机坐在副驾驶,她自己开车。

当时,有很多男生爱慕她,他们每天早上都在校门口等,只为一睹严幼韵的风采。

严幼韵的车牌号是“84”,所以她被称为“84号小姐”。他们将英文“Eighty Four”故意念成上海话的“爱的花”。

没想到的是,“爱的花”这一外号不仅风靡整个校园,甚至出现在上海的杂志上,如此一来,“84号小姐”在全上海都有名了。

更令人称奇的是,很多年以后,严幼韵的女儿杨雪兰,成了别克所在通用汽车的副总裁。

严幼韵:112岁仍身穿旗袍,脚踩高跟鞋,做足了一辈子的美人!

严幼韵不仅人长得美,功课也很好。她只用了短短两年的时间,就修完了别人需要四年才能修满的学分。

面对爱情,严幼韵有自己的一套观念,她说:

“我不要所谓的家族联姻,我未来的夫婿不仅要赢得我的爱慕,还必须是我尊敬的人。”

“是否有钱也无所谓,只要嫁给自己心仪之人,我愿意出去工作养家。”

最终,严幼韵嫁给了外交官杨光泩。

杨光泩是难得的青年才俊,他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还曾在清华大学担任教授,后来进入外交部工作,成为了一个出色的外交官。

1929年9月6日,严幼韵与杨光泩上海大华饭店举行婚礼,婚礼由当时的外交部部长王正廷主持,出席婚礼的竟达上千人!这场盛大的婚礼,直到今天也堪称模范。

严幼韵:112岁仍身穿旗袍,脚踩高跟鞋,做足了一辈子的美人!

严幼韵、杨光泩婚礼

婚后不久,严幼韵就随夫到伦敦、巴黎、马尼拉等地,开始了外交官夫人的生活。

她既要操持家事,还要陪同杨光泩出席各种活动,并以女主人身份招待了菲律宾和美国的官员及华侨领袖。她还带领华侨妇女们,为前线战士准备了近一百万个急救医疗包。虽然忙碌而辛苦,但严幼韵却觉得既充实又有价值,她说那段日子“非常美好”。

然而,美好的日子太短暂了。

1942年1月,日军进入马尼拉。杨光泩拒绝为日军筹集物资,被激怒的日本人不顾国际法,将杨光泩等七名外交官一起秘密枪杀。随后,严幼韵的房产和财产被悉数没收。

那一年,严幼韵37岁,最大的女儿才10岁,最小的女儿还未满3岁。也许,恰恰是这些苦难造就了严幼韵传奇的人生。

严幼韵没有被打倒,她主动承担起照顾其他牺牲的外交官妻儿的重任,他们26个人组成了一个大家庭。

严幼韵不仅照料好自己的三个女儿,还带领大家将草坪改建成一片菜地,种了各类瓜果蔬菜,还学会了养鸡、养猪、制酱油、做肥皂,这对从前娇生惯养的她来说,是万万不能想象的!

最难得的是,严幼韵一直保持着乐观的心态。忙里偷闲的时刻,严幼韵还会为大家谈一首钢琴曲,或者组织大家一起打打牌。她的女儿杨雪兰无不动容的说:“母亲是润滑剂,大家都爱她。我小时候没感到什么痛苦,只有爱。”


几十年后,年逾百岁的严幼韵在回顾她人生最动荡的时光时,没有过多的描写当时的艰辛,反而无比自豪地说:“现在回头想想,我们当时的确非常勇敢。我们不知道自己的丈夫生死如何,又很担忧我们的孩子;我们自己的命运也完全茫然不可知。但我们做到了直面生活,勇往直前。”

二战胜利后,严幼韵带着三个女儿去了伦敦。

在朋友的引荐下进入了联合国礼宾司,成为联合国的首批雇员。对待工作她勤勤恳恳,完成的非常出色,直到65岁退休。

严幼韵:112岁仍身穿旗袍,脚踩高跟鞋,做足了一辈子的美人!


严幼韵联合国工作照


她的女儿说:“我和姐姐有机会上好的学校,都是因为母亲工作扶持这个家。”

她把三个女儿教育的极好,她们各自都有幸福的家庭,并且在各自的领域都做出了成绩。

长女杨蕾孟是资深编辑,出版了包括《基辛格回忆录》在内的250本书;次女杨雪兰,在1989年成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历史上唯一的华裔副总裁;小女儿杨茜恩在房地产开发方面也干的十分出色。

看到女儿们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严幼韵感到非常欣慰。后来,她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她赢得了“民国第一外交官”顾维钧的爱情。几番波折后,两人终于于1959年在墨西哥城登记结婚。这一年严幼韵54岁,顾维钧74岁。


严幼韵:112岁仍身穿旗袍,脚踩高跟鞋,做足了一辈子的美人!


顾维钧为严幼韵戴结婚戒指


婚后,严幼韵对顾维钧关怀备至,细心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因为顾维钧有晚睡晚起的习惯,因此严幼韵就每天凌晨3点起床,为他煮好牛奶并放到保温杯里,还附上一张“不要忘记喝牛奶”的纸条放在床边。

顾维钧晚年在谈到长寿时,他总结了三条秘诀:散步,少吃零食,太太照顾。

而严幼韵对顾维钧的照顾不仅体现在生活中,更重要的是她活泼的性格改变了顾维钧以往严肃的个性。她使顾维钧渐渐变得开朗起来,成了一个“非常好玩的人”,72岁时,顾维钧还学会了滑雪!

他们在一起度过了26年的幸福时光,直到1985年顾维钧辞世。顾维钧的儿女说,多亏了严幼韵的悉心照料,否则父亲未必会活到98岁这样的高寿。

丈夫去世后,小女儿也在52岁的时候去世。严幼韵悲痛万分,但她挺了过来,还反过来安慰自己的次女杨雪兰说:“你应该知道,她在世的时候是非常快乐的。”

2003年,严幼韵被诊断出大肠癌。手术成功后,没过几个月就是她98岁的大寿。寿宴上,她还邀请了为她做手术的医生共舞。

她的长女说:"手术结束后,她就将其抛之脑后,她总是这样,过去就过去了,从不为过去的事介怀。"


严幼韵一直不戴假牙,每隔一段时间就到医院保养牙齿。结果,有一次她乘坐的车出了交通事故,把她的牙撞没了。孩子们都很担心,严幼韵却无比庆幸的感慨道:事情本来有可能更糟糕啊,说不定命都没了!


严幼韵:112岁仍身穿旗袍,脚踩高跟鞋,做足了一辈子的美人!


98岁的严幼韵与外科医生跳舞


严幼韵爱好广泛,她喜欢购物、打麻将,还喜欢结交朋友。一百多岁的她记忆力仍是那样好,她的通讯录上经常沟通的号码有六七十个,她全都能背下来!

严幼韵:112岁仍身穿旗袍,脚踩高跟鞋,做足了一辈子的美人!


严幼韵穿着精美的旗袍与友人打麻将


严幼韵一辈子都爱美,做足了一辈子的美人。她总是画着精致的妆容,穿一袭精心剪裁的旗袍,头发整齐的盘在头顶,踩着一双高跟鞋,无比优雅的款款而来。她说:穿了一辈子高跟鞋,不穿高跟鞋就不会走路了!

她最得意的事情莫过于:她享受着天伦之乐,他们是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她说:“我原来只是一个带着三个小女孩的单身寡妇。现在怎么会有这么庞大的家庭?我有三个女儿,七个孙子孙女,和十八个曾孙!”


严幼韵:112岁仍身穿旗袍,脚踩高跟鞋,做足了一辈子的美人!


严幼韵111岁寿宴合影


2017年5月25日,严幼韵在纽约家中去世,享年112岁。

她对自己的人生很满意,就像她在自传《一百零九个春天——我的故事》中写的那样:“每天都是好日子。”

是的,每天都是好日子,对于那些不美好的过往她从不纠结。

她明白:如果她的人生一直都是风调雨顺,那么她也不过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贵妇。恰恰是那些“不美好”磨练了她的意志,使她变得无比强大,并被世人永远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