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高尔夫
财经记者访谈录2018⑳ | 朱艺艺:有非常大的冲动想去了解这个新闻背后的事实真相
发布时间:2019-06-10
 

山大南路27号

创办人、总编辑:周树雨

投稿邮箱:shuyu365@163.com


朱艺艺,2010年考入浙江大学,2014年保送浙大新闻系研究生,毕业后进入21世纪经济报道从事新闻行业。





//
职业生涯
//


山大南路27号您当初为何本科与研究生皆选择新闻专业?您认为新闻对您自身有何意义?


朱艺艺:进入大学第一年,我们是不分专业的,我选择了就读人文大类,当时是对文学和新闻学都比较感兴趣,后面慢慢接触大类课程的过程中,觉得新闻学可以接触到很多人,又有采访的机会,文学可能更多的是静态的阅读和写作,新闻学更有意思一些,所以就选择了新闻专业。这个过程也可能跟看的书更偏新闻学有关吧。研究生也读的是新闻专业,因为当时刚好有保送的机会,所以就选择在本校读了新闻学的研究生。


新闻的意义,我觉得可能它不是一个非常抽象的东西,比如一个新闻事件,有非常大的冲动想去了解这个新闻背后的事实真相,这就是意义。我感觉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人生中会遇到几个比较好的老师逐渐影响我的选择。比如上课的时候老师讲到2008年新闻黄金时代的一些记者的采访,他们职业生涯的经历,就对我有一些影响。


山大南路27号:为何选择在21世纪经济报道从业?


朱艺艺:通过校招进的“21”,当时很想进南方报业集团旗下的南方周末,但是南方周末那年没有招人,所以选择了研一实习过的21世纪经济报道,也是南方报业集团的。其实会跑财经线也是误打误撞,我最想做的是文化、社会类的报道,因为南方周末对我影响挺大的。


山大南路27号:从事新闻工作已经多久了?对新闻工作、新闻实践产生了什么新的认知呢?


朱艺艺:我是2016年8月开始工作,但很早就开始实习,2014年本科的时候分别在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的钱江晚报和杭州日报报业集团的杭州日报,虽然都是报社,但两家风格还是有一定的差异。在大学的时候就觉得以后要从事新闻工作,不过具体跑哪条线还没有想法。父母是希望我做一些相对稳定的工作,比如公务员,但我的性格比较直接,本身也喜欢写东西,对新闻媒体、图书编辑都挺感兴趣的。


感觉学校学得更多的是理论知识,比如新闻学、新闻历史、传播学,而在实践中可能每天都会遇到不同的情况,这份工作更重要的是在短时间内跟更多人做朋友,让他愿意跟你倾诉一些他的想法,怎么样快速地找到一个比较有权威、有话语权的人物,比如说一家公司的董事长或者老总,在他们公司出现负面事件的时候,怎么样让他第一时间接受你的采访去发表他的观点。做这份工作综合能力还是很重要的,人际交往、随机应变的能力等等。


山大南路27号:您认为可以怎样形容自己现在从事财经新闻工作的生活?


朱艺艺:其实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完全不懂财经,现在其实也只是认识了证券、股票,又有很多经济、会计学的专业知识。第一个月我其实很抵触,什么都不懂,每天看各种财经报道,看各种财经的书,把报社前辈写的比较好的稿子全都刷了一遍,才摸出一点门道。过程中还是很抵触的,就是未知即恐惧吧,不过到后面编辑让我开始去跟进一些线索时,我发现其实它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子,还是满有意思的,能够接触到新闻当事人,能到实地跑,就会发现接触到的东西很立体,没有当时很抵触的情绪了,虽然一开始写的稿子很幼稚,还被编辑批评写成了社会新闻,但在后来慢慢学习的过程中还是收获很多的。


山大南路27号您对于去做调查新闻或者通讯类稿件有自己的倾向吗?


朱艺艺:我以前看比较多特稿类的作品,我之前在人物杂志社待过一段时间,它的写作风格就是很长的稿,几千字,一篇文章可能给一个月的操作时间,很充分,一个月里去联系各种人,有很多细节,阅读体验感比较好,所以我很想把这种风格延续到财经类的报道中,让自己的作品除了有时效性之外,阅读体验感也高,尤其是在开头比较吸引人,不像一般通讯类稿件那样罗列数据,我希望我的作品能让阅读者有想看下去的欲望。


山大南路27号您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采访是什么?


朱艺艺:有一次去金禾实业暗访,是安徽滁州的一家公司,做化工类的公司,当时是编辑给的一个线索,说这家公司偷偷地在排放废气,好几年了但情况一直没有改善。我联系了当时的爆料人,了解情况后去了当地。当时刚工作,经验比较少,一个女生就这样去当地做了暗访。我印象特别深的是那个地方很远,下了高铁转大巴车,之后还要坐公交才到当地。爆料人先开车载着我围着工厂绕了一圈,跟我讲哪个地方在排放废气,哪个地方在排放废水,但我觉得光是在外围看不行,想着必须进到工厂里。当天下午爆料人离开后我到附近居住区,当时其实有点害怕,因为就我一个人,又得不能让人发现自己是记者。问了问附近居民是不是觉得空气不好味道很大、对这家企业的情况了解程度等等。一开始还挺担心他们不跟我说,后来去跟当地小卖铺买东西顺便问问企业排放废气的情况,问到了在具体的某个时间段会在某个地方看到废气被排出,当天就拍到了工厂排放废气的照片和视频。到了第二天要进去工厂里面,遇到了一点小状况,当时工厂的保安以为我是来旅游的走错路了,但我还是想进去拍一些照片,一开始他没有察觉,后来可能觉得有点奇怪,因为一般的人旅游不可能去工厂,他就意识到我可能是记者,后面他叫了两车人追过来,我就赶紧跑了,因为我怕手机里拍到的视频跟照片会被发现。


当时挺害怕的还有一点就是这个公司在当地是政府的骄傲,会带来很多贡献,同时当地可能有一半的居民在这家工厂工作,以这家工厂维生,但他们也知道这个工厂有一些偷排的情况,而这个情况大大影响了他们的生活,包括空气污染等等,还是挺矛盾的。最后稿件呈现出来虽然有一些小瑕疵,但这段经历我印象还是挺深刻的。


山大南路27号您眼中的21世纪经济报道是怎么样的?21世纪经济报道在财经新闻方面有没有特殊的侧重点?报道的整体导向是什么?


朱艺艺:这个只能代表个人看法。我觉得我们还是一群蛮有理想的人吧,有一点南方系的那种风格。在财经媒体领域,21世纪经济报道做得还算蛮好的,相对竞争的是另外两家:第一财经日报、每日经济新闻,定位类似,都是财经类证券类的。


我感觉我们内部要求还是蛮高的,一篇稿件起码要有两三个采访源,这个时效性也比较强,因为是日报,可能第二天的稿件今天采访写作完成,到了七八点就截稿上交。因为也算传统媒体,转型的过程中也是会遇到很多挑战,像现在很多自媒体都很发达,可能有什么消息一出,他们很快就发布出去,那传统媒体怎么样在这种竞争面前保持它的竞争力也是报社一直在探讨的,是不是快的要比人家更快,做深度的要比人家做得更好。感觉还是内容为王吧。虽然说看的渠道很多,但是如果真的有很扎实的内容,大家还是愿意看你的报道的。


山大南路27号如何评价您在21世纪经济报道的工作经历?它给了您什么?


朱艺艺:相对而言是把爱好和工作结合起来。还是幸运的吧。我觉得报社的氛围也很宽松,不会说有很严重的上下级的分隔,然后编辑更多的也是探讨业务的那种感觉。



//
作品分享
//


《高管集体“下课”的秘密:科融环境实控人更迭后遗症调查》


2016年11月11日

相比刚刚收官的美国大选,A股创业板公司科融环境(300152.SZ)同样在上演一场“权力的游戏”。

而一纸民事裁定书更是将该公司新任实际控制人与原高管团队的矛盾公之于众。

早在10月24日,由科融环境原高管团队投资设立的上海曲梅投资管理中心,就将天津丰利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天津丰利)告上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冻结其所持科融环境控股股东徐州丰利的股权。

在上述诉讼的背后,今年6月完成实控人易主的科融环境,正在经历原高管集体下课、业绩骤降、子公司经营困局等诸多风波。


山大南路27号这篇报道写了很多有关企业高层的一些利益,您在采访时会不会受到各方的压力?当您想深入挖掘企业信息时,会不会遇到一些困难?


朱艺艺:当时的情况是接头人让我以其他小股东的代理人的身份参加股东大会,但是企业内部已经得知可能有记者来参加股东大会的消息,所以他们还挺重视这个股东大会的,怕出事情所以派很多保安在门口盯着。其实我很想直接在股东大会里提问当时的负责人毛凤丽,但我坐在比较后排的位置。


有个有趣的插曲是,我和旁边的"小股东"聊了几句后发现他竟是新京报的记者,还挺搞笑的。但是因为内部已经得知有记者到股东大会的消息,所以这次采访没有那么顺利,全程一直被盯着,没有办法突破。而且这个稿件反反复覆改了很多次,因为这种和公司负面情况相关的新闻需要一直核实,编辑郑世凤老师给了很大的帮助,我那时候刚从事这个行业,有一些表述会相对激进一点,但郑编辑会从对方的角度考虑,比如自己是这个公司的老总,自己看到了这个稿子会不会找到一些漏洞来反驳,当时就这样反反复复改了很多次,即使是这样,过了半年后还是被公司的人投诉了。报社的法务找到我来跟我核实情况,说我的标题耸人听闻、事实没有依据,说这是公司内部矛盾,不需要媒体来报道等等,并要求我提供当时的采访录音、联系人联系方式,全部要核实一遍。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公司的人给我打电话威胁我,说我收了不义之财,我有点后悔那天电话没有录音。


这件事情对我影响还挺大的,但这也是个教训,在操作稿件过程中,虽然时间有限,联系人也有限,但还是要尽量多地去收集更详细的资料,多采访,下笔也要更谨慎一些。


山大南路27号:想了解一家企业,资料收集主要针对哪些方面?


朱艺艺:一开始接到线索肯定对这家公司是完全不了解的,什么行业、高管是谁、经营情况如何。上市公司有个好处是很多信息都是公开的,可以去查询它的上市情况、股东结构等等这些作为背景资料。还有一个点是我个人的经验,就是我会先去搜索引擎查询这家公司前十页的情况,一般第一到第二页都是公司的广告或是正面的文章,越到后面就会发现曾经其他媒体的报道,相对前面真实的情况,而且搜索到后面会发现很多点可以去挖掘。这样也是可以作为一个背景数据,在此基础上再去搜索想了解的东西。


《海润光伏的至暗时刻与自救猜想》


2018年3月17日

从剑指千亿市值到跌破1元股价,ST海润(600401.SH)的沉浮给资本市场上了生动的一课。

3月15日,江苏,这里是中国光伏组件出货量最大的地区,一场春雨淅淅沥沥结束。

江苏无锡市惠山区信息港A座,海润光伏在2017年9月搬入了10-13楼。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发现,每层500-600平方米的办公区内,海润光伏各项目部的员工正一片忙碌。一间会议室的透明玻璃墙上,甚至还留着开会纪要。

与这种秩序感形成鲜明反差的,是ST海润预计2017年业绩大幅亏损和股价下跌带来的失控感。一个月前,其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预计全年亏损23.7亿元-28.4亿元,随后,其股价跌破1元,成了沪深两市第一只“仙股”。

“如果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ST海润将被迫终止上市。

眼下,跌入至暗时刻的海润光伏,应该如何摆脱历史包袱,实现自救?“光伏教父”杨怀进和“华君系”孟广宝先后登场后,谁又将成为海润下一个掌舵者?


山大南路27号在《海润光伏的至暗时刻与自救猜想》中,面对大量、庞杂的信息,您是如何将他们串连成一篇完整且有逻辑性的报道呢?


朱艺艺:就是搜集一堆资料,其实在公司也不是说我第一个关注,肯定也有人关注过。打个比方吧,就像明星跟普通人一样,他也算证券市场的一个明星公司,就是关注度比较高的或者说争议度比较高的公司,写它的人还蛮多的。然后它又属于光伏行业,光伏前两年也是国家重点培育的一个行业。写这个选题,当时它本来是一个前景很好的一个公司,但是因为实际控制人的变化,包括股权转让什么的,然后就没有像光伏行业的其他公司那样发展得那么好,反而越来越差,包括后面它已经ST了,ST就是相当于你的连续两三年的业绩都是亏损的,股价也很低。以前的股价很高现在很低,所以就关注到它了。


这个稿件我记得是周五要交稿,我记得周三还是周四我去了江苏那里,因为他们公司内部人会更多知道详细情况,所以一开始去也是联系公司的人,但是没有跟他们说会写稿或者采访,只是跟他们说要聊一聊公司的这个情况,这样的话会打消他们的顾虑。


怎么样把这么多的素材整合起来,更多还是郑世凤编辑教给我的吧。他会给我一些思路,不是就按时间顺序把东西写下来,而是说可以多营造一些反差,比如说公司以前的辉煌是怎么样的然后现在落寞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在这个过程中是哪一些因素导致它变成这样的情况,就是把这个过程写出来。


山大南路27号针对持续性的报道,一般是如何做的?


朱艺艺:这个也是编辑会跟我们说。因为你一直关注一家公司就会对它的情况越来越了解,然后相当于它一有什么新的情况出来,你就可以马上跟进,这样就不用再花很大量的时间去关注它的背景资料,因为之前的情况都有了解过,这个也是一个比较好的一种方式。


我们有一位记者,从业比我长一点,大概三年左右,他就是一直关注乐视网,乐视网不是也是争议很多的公司吗,一有什么新的动向他就马上跟进处理,所以现在也是相当于成为一个专家了吧。


山大南路27号我看到您在报道中引用了许多具体数据,在财经新闻中,获取数据的途径有哪些?


朱艺艺:这个是有网站的,上交所有它的官方的网站,还有一个网站叫巨潮资讯网,它把所有的A股上市公司的公告都放在上面了。都是公开的资料。但是其实也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些数据大家都能拿到,那你怎么样在同题竞争的时候,你能够更多地获取这种非公开的信息,就是看你的本事了。


山大南路27号在新闻调查中,一些数据难免会涉及商业机密,对于这样的信息,在报道时该如何处理?


朱艺艺:相对比较少吧这样的情况,可能也会有。涉及到公司内部的、不想对外公布的信息,这个时候就会做一些模糊处理,不要写那么精确,相对模糊一点,因为如果被它的竞争对手看到的话不太好。比如说原来是八十亿这样一个数据,我们报道的时候可能就是写到达千亿级别,就这样相对模糊一点。


山大南路27号您在这篇报道中把股票的情况叙述得十分有调理,您平常也会接触股市吗?有没有亲身经历?


朱艺艺:我以前都是不懂的,但是因为工作原因也开了户。我有一些同行他们也会买股票,但是报社有条例,因为本身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就最好不要做这个买卖股票的交易。但是现实情况是还是会有人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怎么说呢,就是A股市场是这样子的,不是说你这家公司业绩好或者说做的东西好它的股价就一定会上涨或者高的,它的这个基本面的情况是不完全符合的,比如说一些烂公司ST的或者快要退市的,也还是有人会去买它。所以还是不要把精力放在炒股这一块的。


//
经验交流
//


山大南路27号财经新闻其实是一个具有很强专业性质的门类,您在生产新闻作品时会考虑到这一点,从而做出一些改变吗?


朱艺艺:其实我以前实习的都是社会类的新闻,比如跑都市新闻包括跑法院新闻,就是采访类的,比较多是张大妈李大叔这种。现在比较多是企业高层、董事长、高管这种,一开始也会有觉得是不是有身份不对等,包括作为这样一个小记者去提问,但是后面就相对好很多,如果做好了充分的背景资料准备,能够提出一些比较有价值或者相对独到深刻的问题,公司的人还是很愿意跟你分享他们的看法的。因为每个人的思维都是有局限性的,公司的人他们肯定是说看到公司好的地方,会多夸一下自己的公司,但是我们从第三方的角度会看到你们公司持续增长的过程中是不是也有一些风险性的存在,或者说怎么样面对外部的挑战,可能会抛一些相对泼冷水、犀利一些的问题。


山大南路27号职业生涯中(尤其是对企业高层)是否对采访技巧有一些心得?


朱艺艺:有一些比较正式的采访,比如说专访、媒体群访,但是有一些场合,我反而觉得比这种正式的采访更好,比如说跟他在一个饭局上面问一些问题,或者是参观公司的过程中提一些自己的看法。就是在那种相对轻松的环境下,他反而可能更能真实流露他的一些想法。如果你跟他说这是一个采访,然后就一问一答,他可能也是很矜持的,回答也比较官方。但如果把他当做一个你正在交往的朋友,那可能从一些生活的场景开始入手跟他聊,会相对好一点。


山大南路27号在您的职业生涯中,有没有体会过新闻理想与现实的落差?有没有遇到过很疲惫的状况?


朱艺艺:也有吧。就是这个节奏可能跟上班族不太一样,人家是朝九晚五,但是像这个工作的话,虽然可能时间一整天都是自由的,但是其实可能要为了赶稿件到晚上十一二点才下班,周六的时间也可能在外面采访。


会有那种疲惫感吧。比如说找不到一个采访对象、找不到一个很核心的人的时候,就整天会处于这种焦虑状态。相当于你是一个厨师,但是你没有原料去炒一盘好菜。


山大南路27号您认为新闻理想和现实的区别在哪儿?


朱艺艺:经济类报道的新闻是这样的,会存在说有一些媒体拿一个事件去写一个企业不好的地方,然后希望企业过来谈合作。但是这是可以尽量避免的,就是自己不去做那部分人。然后我觉得国内的话,就有中宣部啊各种通知什么的,很多事情可能到最后没有办法报道,这种情况是相对多一点的。


山大南路27号对于未来想从事财经新闻工作的同学有什么建议?


朱艺艺:在校的时候好好上课,可以多读一些新闻学之外的书,什么都可以读,文学、社会学、历史学、经济学,可以多多涉猎,就是不要太局限于自己专业的。从事媒体这个工作之后,你会发现,它是一个需要你多方面都有能力知识的,不是说只是把专业的东西学好就行了的。还有就是性格开朗,多交朋友,往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去实习。当然如果你在犹豫的过程中,比如说你不知道去电视台还是报社还是网站,就都去尝试一下,这样你就会相对有一个判断。


//
采访手记
//


本文作者:李心贝

05 January 2019

首先非常感谢21世纪经济报道的朱艺艺老师,在百忙之中抽空接受我们的采访。也非常感谢周树雨老师多方联系给我们提供了和业界记者交流的机会,以及帮助我们修改和指导采访提纲。周树雨老师在我们日常的学习生活中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通过周老师的课程使得我们对于财经新闻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通过与新闻记者的沟通与交流,增强了我们的新闻素养,我们对于未来的工作也有了更好的认识,《财经新闻研究》是我们了解财经新闻的编辑与制作的一门有益的课程。

能采访一名专业的财经记者对于我们,是一个非常难得的经历。这次采访确实让我们对财经记者的工作技巧等各方面都有了更深的接触和了解,我们也在朱老师的介绍下认识到,作为新闻人应该具备多样的能力,应该更多地学习各方面的知识,这让我们获益匪浅。这次采访,是我大学以来第一次这么正式地采访别人,我们先对采访对象进行了详尽的调查工作,对其发表新闻进行了阅读,只有通过详尽的调查和准备,我们才能问出有质量的问题,交出有质量的采访报告。

此次采访,让我了解了一个行业的运作流程以及必备技能。完成一次好的人物采访,我认为不仅要对采访对象有充分的了解,对整个话题的背景也应该要有相当完备的背景知识。

通过这次采访,我深刻了解到,要充分利用在校学习时间不断夯实我们的专业基础知识和提高自己的专业技能,要肯去学、肯去钻、肯去精益求精。而且要勤动手,多多培养我们的动手能力,此外广泛涉猎各方面报刊书籍,关注行业动态,确定自己的研究方向,提高自己的综合业务素质和专业竞争实力等,不断拓展自己的优势和成功渠道。这也是面对以后工作我们需要做的。

对于财经新闻,我原来以为这是一个很陌生和很有难度的领域,但是无论在课堂中,还是在对朱老师的采访中,都让我渐渐意识到,财经新闻终归是新闻的分支,也是更具有专业性的新闻门类,这其中有很多有趣的知识,值得我们深入探索和发现。想要获得一项专门的知识,不仅仅需要自己的摸索,更需要与优秀人物的沟通与交流,所以,实践出真知,我们也需要与优秀人物的探讨与交流,周树雨老师为我们提供了这样的一个机会,提供了一个平台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与认识,朱艺艺老师的认真解答也帮助我们对于财经新闻有了更好的了解。


本文作者:鞏于萱

05 January 2019

首先谢谢朱老师在繁忙的工作中抽空接受我们的采访。

虽然之前已经有过采访经验,但采访有许多经验的记者还是第一次,所以在接到任务时还是很忐忑的。刚开始联系采访对象,我们小组一直不太顺利,原来联系的记者老师不愿意接受采访,后来周老师给我们介绍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总监郑世凤老师,老师人非常好,很愿意帮助我们,但是我们时间没有和老师安排好,很可惜不能采访郑老师,是我们这次实践的一大遗憾!通过郑老师的介绍我们找到了朱艺艺老师,老师非常和善,和我们沟通时非常有耐心,尽管我们经验不足,在采访时有诸多缺漏,她始终非常体谅我们。确定了采访对象后,我们先阅读了几篇朱老师的作品,并学习了一些经济学基本知识,和心贝讨论商量后,确立了采访提纲初稿,并递交给了周老师,经过周老师点评后,开始联系朱老师进行正式采访。

由于朱老师在上海,我们进行了在线的采访。在采访期间朱老师其实非常忙碌,除了平常上班外,周末还有采访、暗访等,可以说这次采访完全是朱老师用了仅有的休息时间来帮助我们,在主要的电话采访完后,朱老师还时常抽空发微信帮我们补充重点,真的非常感谢老师!当我们聊到朱老师独自暗访偷排废气工厂时,心里特别佩服老师,同样是二十多岁的女生,朱老师的胆识及见解都是我要向她学习的。

此次财经新闻访谈教给我更多新的知识与经验,感谢周树雨老师的《经济新闻研究》课程给我们的实践机会,感谢周老师在课堂上教授的经济学基本知识,让我在采访的事前准备与采访的过程中不至于不懂朱老师的想法,感谢周老师、郑老师、朱老师三位老师的帮助,经过此次实践让我对财经新闻、财经记者有更深入的了解,同时也加强了自身对于新闻的理解,对新闻工作者更加崇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