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高尔夫
高志森:喜剧电影应该像机关枪一样
发布时间:2019-05-05
 

在国产电影的语境下,哪一类型的电影最受普罗大众的喜爱?

又是哪一类型的电影最容易以小博大,投资回报率高得惊人呢?

无需深思熟虑,相信每个人都能立即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那就是——喜剧电影

喜剧是最赚钱的。这句话早已是业内心照不宣的共识。从2500万成本,11.6亿票房的《泰囧》,到2500万,11.6亿票房的《煎饼侠》,再到5000万成本,14.4亿的票房的《夏洛特烦恼》,无不印证着“只要你让观众笑的开心,观众自然会解开腰包把钱奉上”的真理。

【开拍学院】曾详细的论述并批评过开心麻花的剧作模式,详情可见《开心麻花的春梦还能做多久》


不仅如此,如果我们从喜剧的单纯指向上跳脱出来,会发现其余的许多大卖作品的身上,也都铭刻着喜剧的基因。如24亿票房、融合了奇幻与喜剧类型的《捉妖记》,以及34亿票房、主打“悬疑+喜剧”的《唐人街探案2》。

也许是中国人生就喜欢“合家欢”氛围的民族性所致,又或是因为日以沉重社会压力,逼迫着人们选择通过喜剧片寻求纾解,总之喜剧片当属最受中国人喜爱,而又经久不衰的类型电影。

然而,很多人可能对喜剧抱有某种误解,即喜剧那层亲民的外衣容易让人觉得,喜剧也许是进入电影殿堂门槛最低的一扇门。回顾近年来的院线,不少新人导演都选择喜剧作为其电影生涯的入门砖。但结果显而易见,尽管有如上的几起成功案例,但扑街的例子显然更多。比如近期上映的《天气预爆》与《武林怪兽》。

此外,那些票房大卖的喜剧电影,却也大都在口碑上折戟,因其中的低俗笑料而为人诟病。可以说,喜剧电影相当于乐器界的架子鼓,易学但难精。能够真正在喜剧电影和路上一以贯之,又广受认可的,大抵都是些天才型的人物,比如周星驰、伍迪·艾伦······

但是也无需就此神化或妖魔化喜剧创作,它与其他电影创作一样,都有着某些独属的诀窍。为了挑开这层朦胧的窗户纸,让更多人获益,开拍学院上周特地请到了香港喜剧电影的泰斗,曾执导过《家有喜事》《南海十三郎》(豆瓣评分高达9.1分)、《花田喜事》《大富之家》等卖座佳片的知名导演——高志森,讲述喜剧电影创作中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高志森

职业: 导演 / 演员 / 编剧 / 制片人 / 剪辑

 高志森,著名导演、编剧、监制。1958年8月6日出生,广东中山人。肄业于香港观塘玛利诺书院中学。毕业后进入香港丽的电视台任编剧,参与《变色龙》等剧集的编剧工作,在丽的工作四年后转入无线电视台任助导。1979年开始编写电影剧本,第一部是《不准掉泪》,继后又编过《阴阳错》,《小生怕怕》等电影剧本。1984年他开始执导电影,第一部是《开心鬼》,从1984年至1989年,他共执导了十部影片,其中有《宝贵逼上梁人》、《圣诞快乐》、《鸡同鸭讲》等,平均票房收入接近两千万港元。

导演代表作:《南海十三郎》《家有喜事》《花田喜事》 编剧代表作:《纵横四海》《岁月神偷》


高志森导演此次分享的主题为【喜剧——从生活感应到创作】,他将自己从业今四十年所积累的经验,与自己的作品案例相结合,为仍在苦苦求索的创作新手们,指出了一条光明之路。下文即为高志森导演分享内容的精华整理。

一.喜剧创作的前提:

高志森先生自谦自己并非理论家,他的讲解内容都出自他的生涯经验。而在这些经验中,优先级最高的一项,便是“喜剧创作需要完全了解观众,需要以观众的了解点为⽴⾜点”,这也是喜剧创作的首要前提。

二.喜剧创作的八字箴言

高志森认为,喜剧成功的关键在于要做到“合乎情理,出乎意料。”这两者必须兼而有之,单有“合乎情理”只能算是剧情片,“出乎意料”的加入才是喜剧的精髓所在。反之,全仗“出乎意料”的小聪明,最终结果不过是一部“段子集”,需有详实的“合乎情理”做铺垫,才算一部完整的喜剧片。

在高志森的语境里,“情理”未必是符合科学的情理 ,而是符合观众心理逻辑的情理。这里,高志森举了一段《家有喜事》中的例⼦:周星驰和李丽珍从楼上落下,周在半空中看到另一个女友张曼玉时,为掩饰“脚踏两条船”的事实,他把李推回楼上,掉下来抱住张曼玉的脚:“我太舍不得你了。”(观众此时已经进入了周的心理逻辑,因此各种荒谬离谱的情节不仅不会不和逻辑,还可以成为笑点)

《家有喜事》



《花田喜事》里“传呼蛙”、“奔驰”的设置也利用了这种原理


三.观看 -学习

看电影是每个电影人都必不可少的修业方式,身为创作者,要在观影过程中时刻抱着学习的心态。高志森认为,我们在看喜剧片时不能光顾着笑,还要思考:自己是从这部电影的哪里开始进入角色的心理逻辑?

做喜剧,就是学会如何跟观众建⽴沟通,让观众进入角色的心理逻辑。唯悟此道,方得喜剧。


四.喜剧创作的几个要点:

1. 生活感应

如那句“生活是艺术的创作源泉”所昭示的,高志森本人也极为重视从生活中采拮灵感,发现滋养创作的养料。他坚信只有先打动自己,才打动观众。因此创作时也要秉承写能打动自己的东西,拍能打动自己的东西。为此,他又借用了创意大师黄霑的名言“创意就是旧有元素的重新排列和组合”,佐证了自己的看法。

新闻、身边⼈的故事等都是⽣活感应的来源,是创作的最佳起点。在生活中保持灵敏的嗅觉,应当是每个创作者都应当习得的习惯。

《富贵逼人》的灵感来自高志森少年时期的公寓生活经历


《开心鬼》则与他学生时期道听途说的逸闻息息相关



2.高级喜剧是视觉性的

高志森认为当下的喜剧与八十年代的香港喜剧电影不同,那时的喜剧注重视觉性,鲜少依赖台词的堆砌,如成龙的那些动作喜剧。

较之语言对白,高志森认为动作、表情、造型、处境这些视觉元素之于电影是更为重要的,它们更贴近电影的本质。

况且对白有着自身的局限性,例如经过国语配音的粤语喜剧片,往往会丧失许多粤语带出的笑料;而且语言的地域性和时间性也制约着它们自身的表意功效。

若想做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笑料,让所有观众都能无障碍地理解笑点所在,那么这一笑料基本都是以视觉形式呈现出来的。

造型带来的喜剧效果——《鸡同鸭讲》


3. 笑点不要停

高志森回忆到,香港喜剧的发展经历了一个笑点逐步增加的过程。

70年代的香港喜剧电影每十分钟能引发两三次笑声,之后许冠文的电影做到了三分钟一大笑,一分钟一小笑;等到了80年代的新艺城喜剧走红时,观众从头笑到尾已经成了常态。

高志森觉得,喜剧片中的笑料要密集,应该像机关枪一样不断射出,一个笑点接着另一个笑点连番轰炸。为了达到这种程度,可以讲平时想到的好笑的点记录在卡纸上,创作的时候作为参照,将合适的点密集地安插进剧本中。


4. 人物出场是关键

人物出场是塑造角色的关键,这条原则同样适用于喜剧。如果人物的出场好笑、特殊,人物就能迅速⽴起来了,无需再长篇累牍地加以叙述。

高志森在此举了《穿普拉达的恶魔》中的例子:女主编出场时,接连有三个角色见到她后都掉头逃开,角色的强势性格在此凸显得淋漓尽致。

《穿普拉达的恶魔》


5. 巧用蒙太奇

蒙太奇技巧可以通过镜头的组接产生产生新的意义,比如将咆哮的上司与狂吠的狗交叉剪辑在一起,就可以产生“老板如狗”的画外意。

高志森推荐电影新人们一定要多看电影,多拉片,学习其他人是如何巧用蒙太奇的。


6. 学会恶搞

香港喜剧电影之所以广受欢迎,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那些天马行空的恶搞。

高志森表示,他曾受到麦当娜圆锥形胸衣造型的启发,打算在《家有喜事》拍一段张曼玉穿着圆锥形胸衣去地铁,结果把其他乘客的胸口都扎得血淋淋的戏。不过由于张曼玉本身并不太喜欢这种设置,最后就没能拍出。

恶搞的安排,事实上也是遵守了“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原理,像是上述恶搞的情理,其实就是现实中麦当娜的造型。


四.喜剧的局限:

最后,高志森又冷静地指出,喜剧类型的电影有它自身的局限。唯有先摸清界限,方可在界限之内大显身手。

1. 地域性

喜剧的地域性在上文谈到语言的局限性时,已得到了基本阐述。为了方便进一步理解,高志森又举了一个例子,即日本国民系列电影《寅次郎的故事》在近30年间连拍了48部,一直大受欢迎,到了海外却频频遇冷,其中的主要制约因素便是地域文化的差异。

2. 喜剧要重视节奏

 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喜剧片也要跟上潮流。高志森提醒人们切忌:爆笑点千万不要放在观众猜到之后。那样出来后的结果就不是“意料之外”,而是“意料之中”了。

3. 接地⽓

喜剧,人心随着社会发展而不断变化,创作者也应该时刻关注观众的喜好、口味。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务必对电影受众的心理了如指掌,才能端出让他们满意的新奇盛宴。

4. 喜剧创作者需要开朗乐观的性格




在《南海十三郎》的结尾,高志森导演特地放上了“献给全港编剧 共勉”的字样。如今,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内地的这些编剧新人们。如片中的那句经典台词,“辜负伯牙琴,知音再难寻”所言,能在学习创作的路上得到高志森先生的点拨实属一件幸事。

在此,愿各位电影人或预备电影人们都能从中获益,将所学所得转为创作中的奇思妙想,写出或拍出理想的作品。

开拍学院方面,也将会一如既往的关注这些优秀电影人,致力于通过他们的经验分享,为那些现在的或未来的青年电影人们指点迷津。

— FIN —


了解更多课程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

在线视频课程,订阅后不限时间、不限次数,随时观看,永久有效。


更多精彩课程




关于开拍学院


开拍网(www.kaipai.com)旗下

助力青年影人成长的学习型社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