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图书
传统文化 | 家风家训系列—修身篇—陈继儒
发布时间:2019-07-07
 



修身篇


闭门即是深山,读书随处净土

陈继儒


- 作者题解 -



王阳明

陈继儒(1558-1639),字仲醇,号眉公、麋公,松江府华亭(今上海松江)人,明代著名文学家、书画家。生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二十一岁中秀才,二十九岁弃秀才功名,携家人隐居于松江小昆山乞花场,后移居东佘山,潜心致学。

陈继儒在书画方面具有卓越的才华,他与当时的沈周、文征明、董其昌合称为“四大家”。他书法学苏轼、米芾,追求笔外之致,书外之味。绘画空远清逸,名重一时,首创用水墨画梅。其传世书法作品主要有《行书半研斋诗》、《行书李白诗》,绘画作品有《梅花》、《梅竹双清图》等皆是中国书画史上的名作,现藏故宫博物院。

陈继儒平生多才多艺,他善鼓琴,通词曲,能诗文,擅写清言小品,一生著述颇丰,生前被刊刻的作品达数百卷,现有《陈眉公全集》、《妮古录》、《太平清话》、《安得长者言》、《狂夫之言》等作品传世。此外,崇祯二年(1629),他受松江知府方岳贡之聘,还主编有《崇祯松江府志》流传于世。



- 家训故事 -


大地生万物,唯人最为贵。人中有好人,又是人之瑞。好人行好事,好人怀好意。好人读好书,好人入好队。好人敬父母,真如敬天地。


这首朗朗上口,通俗易懂的歌曲,名为《好人歌》,在上海松江一带,为孩子们广为传唱,他的作者是明代文学家、书画家陈继儒。

陈继儒幼时天资聪颖,据史料记载,在他四五岁时,父亲濂石公就在膝上授书。六岁陈继儒入小学,他的老师常赞他:“此汗血驹也,当非凡品!”

以陈继儒的才学,入士为官并非难事,然而万历十四年(1587年),二十九岁的陈继儒,竟焚儒衣冠,绝意科举仕进,携老父濂石公,隐居小昆山之南。对此举动,时人颇有非议。其父濂石公儿子的做法却很能理解并欣然接受。有人曾对其父说:“你的儿子固然快活了,但是让老父亲吃不上酒肉,可以称得上孝顺吗?”其父笑曰:“平常的生活,能跟儿子在一起,安享父子天伦之乐,即使粗茶淡饭,也是快乐的,为何还要去羡慕他人呢?”父子深情,跃然纸上!

陈继儒在放弃了秀才的身份之后的数十年岁月里,一直在松江潜心修学,他一生著述等身,作品流传甚广,生前被刊刻的作品已多达数百卷,特别是那些清雅隽永的修身处世格言类书籍,如《小窗幽记》、《太平清话》、《安得长者言》、《狂夫之言》等已成为传世佳作,对后世的文学创作和家庭教育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除了在文学上的成就之外,陈继儒在书画艺术领域也展现了卓越的才华。他与当时著名的书画家沈周、文征明、董其昌被合称“四大家”。其书法学苏轼、米芾,点画精妙,笔势俊逸,追求笔外之致,书外之味。绘画题材丰富,山水花鸟皆精。作品清雅脱俗,意境空远清逸,名重一时,尤其擅用水墨画梅,此乃首创。其传世书法作品《行书半研斋诗》、《行书李白诗》,绘画作品《梅花》、《梅竹双清图》等皆是中国书画史上的名作,被收藏于故宫博物院。

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有优秀的女人。陈继儒的笔下曾塑造过诸多聪慧贤良、才华横溢的奇女子形象。他的结发妻子卫氏就是这样一位才情俱佳的贤妻良母。陈继儒早年长期在馆授徒,家境贫寒。但家有贤妻的他,并无后顾之忧。好友董其昌在《寿陈征君原配卫孺人六十叙》中称卫氏有 “三贤”:“始当继儒才名方噪,不难为孟光之劝隐而勤身家,此其一也;继儒中岁,曾不艳羡富贵,无憔悴可怜色,此其二也;晚岁则为庞公之偕隐,屏居肃穆而犹林下之风,此其三也。”高度评价了陈夫人的贤善美德。

与中国历史上许多传统的隐士不同,长年过着隐居生活的陈继儒并没有躲进象牙塔,而忘却了百姓疾苦。面对频发的自然灾害,他积极上书官府,请求减免赋税、赈济灾民。他的《上荆石王相公》、《上徐中丞乞救荒》、《与尤郡丞》、《答韩使君》、《与韩鹏南使君》、《上聂使君》、《复陶太守救荒》、《与友》等都是为民请命的经世之文。文中他向官府详细陈述了灾情和自己关于救灾的见解,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充分表现了陈继儒救民众于水火的一片真情,他也因此被后人誉为“山中宰相”。

对于后世子孙的教育,陈继儒一直不遗余力。据史料记载,年迈的陈继儒早晚亲自教导孙子陈仙觉学习《大学衍义》、《诗谱》、《史约》、《孙武》等经史子集,时常奖赏,鼓励他好好学习,并亲自撰写了十余篇当时流行的诗文,在床上传授给他。在陈继儒的精心教导下,孙子陈仙觉在很小的时候,就才气英迈、熟于史学。



一贯重视家教、家风的陈继儒,除了《好人歌》之外,他的小品文《安得长者言》堪称一部经典的家训之作,文中饱含了他一生的修行智慧。他却在序中谦虚地说“弋一二言拈题纸屏上,语不敢文,庶使异日,子孙躬耕之暇,若粗识数行字者,读之了了也”。

《安得长者言》全文共录有122条格言,主要包括行善积德、清心寡欲、见贤思齐、中庸处世、宽恕待人等内容,从修身、处世等方面对子女后代进行了道德训诫。他在文中开头指出:“吾本薄福,人宜行厚德事;吾本薄德,人宜行惜福事”。“人生一日或闻一善言,见一善行,行一善事,此日方不虚生”,将积德行善作为人生每日的必修课;书中还说,“静坐然后知平日之气浮,守默然后知平日之言噪,省事然后知平日之费闲,闭户然后知平日之交滥,寡欲然后知平日之病多,近情然后知平日之念刻”,指出静坐反省、清心寡欲是重要的个人修身行为。此外,他还在文中指出:“任事者,当置身利害之外;建言者,当设身利害之中。”积极倡导经世致用的实学之风。

纵观陈继儒八十二岁的一生,他以深厚的艺术涵养,不仅在书画艺术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其包括家训在内的小品文著作,格调清新、文字空灵、哲思隽永,在文学艺术上也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如今他的作品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们认识和喜爱,一直在滋养和美化着人们的心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