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图书
大裁员、关工厂……通用汽车的转型有点“残酷”
发布时间:2019-04-12
 

导读:步子很大,足见变革决心;转弯太急,也容易摔跤。


通用汽车这头“大象”,决定再次转身。

此前刚宣布关闭韩国群山组装厂,临近年底,通用汽车又宣布旗下五座工厂计划于明年停产,其中四座位于美国国内,一座位于加拿大,波及的员工数量多达1.4万人。此外,通用汽车还计划在明年关闭另外两家位于北美地区以外的工厂。

这是通用汽车自2009年破产重组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资本市场用股价对通用汽车的举动表示赞同,在宣布全球裁员的当天,通用汽车股价上涨5%,令该股年内跌幅收窄至10%。

“汽车行业变化非常迅速,我们希望确保自己处于有利地位。”通用汽车董事长兼CEO玛丽·博拉表示。

这或许是一个百年车企在车市变革中的破釜沉舟,但也很可能是新一轮陷入泥潭的开始。

 

吸取教训

此次通用汽车对北美市场“下手”的确够狠。毕竟北美市场是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2017年,通用全年累计销售的890万辆汽车中,北美市场就贡献超300万辆。

决心如此之大,是因为通用汽车深切体会过什么是“至暗时刻”,所以要尽全力避免重蹈覆辙。

时间回到上世纪,那时通用汽车旗下品牌多达十几个,几乎覆盖所有的细分市场。“对通用汽车有利的事情,对国家也有利,反之亦然。”上世纪50年代通用总裁查尔斯·威尔逊的这句话,向世界展示着通用汽车的风光无二。

但在盲目扩张之后,尾大不掉的通用汽车被债务和养老金问题压得喘不过气,忽视质量、没有正视升级换代等问题让它面临危机,2009年6月1日,通用汽车向法庭申请破产保护。

重生后,通用汽车开始痛定思痛。由于面临尾气排放及消耗过大等问题,通用汽车放弃了悍马、庞蒂克等美国国民品牌,接着又抛弃萨博汽车,随后在中国等新兴市场的推动下,通用汽车逐渐恢复了元气。

2014年,玛丽·博拉上任以来,通用汽车减负的决心更大。欧洲业务是通用汽车较大的包袱,过去十几年从未盈利,2016年,欧洲业务板块的运营亏损达到17.7亿元人民币。在玛丽·博拉的推动下,2017年,通用宣布以22亿欧元的价格将欧洲的欧宝、沃豪公司及汽车金融欧洲业务出售给法国PSA集团。

所以此次瘦身,算是通用汽车一直以来变革的延续,之前是砍掉一些非核心的品牌,现在则是退出不划算的地区。

如今,通用汽车在北美的产能利用率约为70%,美国汽车研究中心工业、劳动和经济副总裁克莉丝汀·德齐泽克称,目前美国每年可产约320万辆汽车,其中通用汽车占约100万辆,产能远超实际需求量,所以关闭工厂、裁员成为不得不采取的手段。


依靠中国市场救赎?

在此次“残酷”的计划中,中国工厂暂时没有受到影响。

通用汽车在中国大陆地区建立了10家合资企业和2家全资子公司,拥有超过5.8万名员工,进口、生产和销售别克、凯迪拉克、雪佛兰、宝骏、五菱及解放品牌的系列产品。2014年,中国正式取代美国成为通用汽车的全球第一大市场,并一直延续至今,所以对于中国市场,通用一直给予厚望。

但在连续增长20多年之后,中国汽车市场也出现了低迷状态。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前11个月,中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532.5万辆和2542万辆,同比分别下降2.6%和1.7%,全年车市销量出现20余年来首次负增长已成定局。

受此影响,通用汽车在华第三季度销量下跌14.9%,这也是通用汽车自2017年第一季度以来,中国市场销量的首次下滑,除凯迪拉克外,别克、雪佛兰以及宝骏品牌都面临不小的挑战,在11月乘用车厂商销量排名前十中,上汽通用五菱当月跌幅达37%,是下跌幅度最大的企业。

而除了整体市场疲软的因素,通用汽车今年在华销量下滑,也是因为自身产品力的下降。

今年通用在众多产品上推广“三缸发动机”技术,比如别克英朗和别克君越。虽然从数据上看这台发动机的技术实力并不差,但三缸发动机在消费者心中的口碑没有那么好,由于车身易抖动等缺点,国内买家对三缸发动机并不买账。

雪上加霜,今年9月,上汽通用还进行了被称为“中国汽车史上最大规模”的召回。自2018年10月20日,上汽通用召回了旗下别克、雪佛兰及凯迪拉克品牌车辆,共计3,326,725辆,相当于上汽通用过去两年总销量的85%。召回原因是召回范围内车辆配备的前悬架下控制臂衬套,在受到较大外力冲击时可能发生变形或脱出,极端情况下可能导致车辆失控,存在安全隐患。

内外交困中,通用汽车是否还能轻松拥抱中国市场?

“通用汽车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境地,他们必须要将更多资源转移到新技术研发,从而避免重蹈2008年的覆辙。现在不像10年前,全球最大汽车市场的中国也陷入低迷,因此无法为通用汽车提供缓冲。”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

 

押宝新技术

通用汽车确实将未来的砝码压在了新技术上。

在裁员的同时,通用汽车也宣布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领域的投入翻番。玛丽·博拉希望通过此举为公司带来更多的现金流,根据通用汽车此次的转型方案,到2020年年底,公司的现金流将会提升60亿美元。

2016年,通用汽车就斥资逾10亿美元收购了无人驾驶汽车公司Cruise Automation(下称“Cruise”),今年6月,软银旗下愿景基金以22.5亿美元入股Cruise,今年10月,Cruise又获得来自本田共计27.5亿美元的投资,目前,Cruise的估值目前已经增长到146亿美元,员工数量从40多人扩充到1000多人。

今年12月初,通用汽车还宣布了一项人事任命:总裁丹·阿曼将从明年起担任自动驾驶公司Cruise的首席执行官,这表明了Cruise在通用未来技术体系中的核心作用,也显示了通用加强对Cruise的渗透。

电动化同样是汽车行业的大势所趋,目前,通用汽车旗下已有4款新能源产品投放中国市场,今年6月,通用公布其在华电气化战略,表示到2023年将在华新能源车型总数再翻一番,达到20款车型。

不过,在质疑者的眼中,通用汽车对新技术的投入有些过猛,这毕竟不是一口气能吃成胖子的战略。福特汽车算是一个反面案例,为了从传统汽车制造商转型为移动出行服务公司,福特汽车原CEO马克·菲尔兹曾斥资数十亿美元推动公司战略转型,但新业务还没发展起来,传统汽车销量就已大幅下跌。

而无论是自动驾驶还是电动化战略,都是极为烧钱的投资。“车企过去搞研发,大多是投入营收额的3%至10%,是循序渐进、滚动发展的。但互联网的烧钱模式在出行市场成了主流,对车企来讲,这种变化面临着重大的挑战。”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秘书长张永伟表示。

对本身业绩下滑的通用汽车来说,要如何承受巨大的经济压力?记者尝试就相关问题联系通用方面,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反馈。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路梦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