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图书
佛學傳譯
发布时间:2019-06-09
 

佛教真面目



大唐密第五十代祖師

馮寶瑛(達庵)大阿闍黎



第二章  傳譯


       佛滅後二百餘年,阿育王統治全印,小乘之教大行。中國正當嬴秦最強之時。始皇未稱帝以前,相傳沙門室利房等十八人入秦弘化,被逐出境(見朱士行經錄)雖未獲流通之效,卻為中國佛教之見端。漢武帝降昆邪王得金像長丈余,供養于甘泉宮。其後張騫使西域還,以印度有浮圖(即佛陀異譯)教聞於朝,中國乃知佛教由來矣。(見魏書釋老志)東漢之初,明帝夢金人飛行殿庭,身長丈餘,頂有白光。此固機感所召,藉武帝所供之像為增上緣,開作夢境也。通人傅毅以印度之佛對,或根據張騫之報告而言。及專使蔡暗等十八人西迎沙門迦葉摩騰、竺法蘭二尊者來洛陽,建立白馬寺以居之,中國始有傳譯佛教之舉。厥後演進狀況,分四時代。

       印度古尚梵語,佛教流傳中國,不可不譯為漢文。摩騰、法蘭初來,經律略有迻譯。流傳後世者,惟四十二章經一卷,乃針對漢代習尚,摘取佛典中契機之語而口述之。筆錄之人,仿儒教孝經體例,精心結撰,文章高古,與子書等,非佛經正翻也。八十年後,方可謂之正式傳譯耳。


第一節·幼稚時代


       東漢末至西晉末百六十年間,為翻譯佛典幼稚時代。梵漢對照名詞既罕根據,雙方互異文法更未融會,只有節取梵本大意約略傳譯而已。此中仍有足述者:

       其一、東漢。東漢桓靈獻三朝,譯師十人,居士占其一,餘皆沙門。國籍頗雜:或隸安息,或隸康居,或隸西域,或隸月支,或隸印度;中國只沙門嚴佛調一人(臨淮群人)而已。錄其最著者如左:
       (一)安世高者,本安息國王太子。以厭世故,讓位於叔而出家學道,博通三乘教。由是曆化諸邦,終抵洛陽。先習漢文,繼翻佛典,自桓帝戊子至靈帝庚戌二十餘載,譯出九十五部一百一十五卷;小乘經最多,大乘無量壽經等亦有數種,惜佚。傳稱,世高前生,亦安息王子,以沙門身游廣州,遇少年客手刃之;預知有此報,故來償也。再生為安息王太子,複現沙門身。來漢傳譯竟,到廬山化度蟒神,雲是前世同學僧也。後到廣州覓復仇客,皤然老矣。為述少年事有徵,客遂厚供之。高雲:複須到會稽償夙冤。客隨行,高果被人誤殺於稽市;客乃深信三世因果之說,逢人宣傳。高能從容曆世如遊戲,功行殊不可測。
       (二)支婁迦讖,亦簡稱支讖,月支國沙門。行深性敏,持戒精進。桓帝之世,來遊洛陽。自丁亥始,訖靈帝之丙寅,垂四十年,先後譯出佛經二十三部六十七卷,多屬大乘而以方等大集經二十七卷最钜,惜不傳。讖只口譯,筆錄者,河南孟福、張蓮二居士也。讖譯大乘諸經,方等部外有道行般若波羅蜜經十卷,大般若中第四會之文也;又有兜沙經一卷,則華嚴中名號品及光明覺品之少分也。是知讖乃大乘實教之學者。月支親承馬鳴菩薩法化未久,宜現此等作風。

       其二、三國。三國之中,魏吳皆有佛化,蜀獨無聞,或由交通未便也。魏吳譯師各五,皆外國籍;惟吳得一居士,余盡沙門。擇要述之:
       (一)曇柯迦羅(義為法時),中印人也。盡通俗學,後乃出家。通大小乘,專精戒律。魏嘉平(曹芳年號)間,至洛陽弘化。先是安世高,雖有大小乘戒經之譯,而漢地僧人只循例出家,未嘗依律行羯磨法,至是乃請迦羅提倡此道。迦羅以律部繁廣,未適初機,只傳譯僧祇戒心略本,以備朝夕之需。然中國僧伽之守戒律則自此始。又有康居國沙門僧鎧、安息國沙門曇諦,皆譯曇無德部羯磨以輔之。中國所得廣本戒律,先後共有四種,其目如下:
       甲、四分律。屬曇無德部。
曇無德義為法正,乃集四分律之人,因以名部。

       乙、十誦律。屬薩婆多部。薩婆多義為一切有,此取宗派以名其部

       丙、僧祗律。屬摩訶僧祇部。摩訶僧祗義為大眾,此取類別以名其部

       丁、五分律。屬彌沙塞部。彌沙塞義為不著有無觀,此取行法以名其部。
       魏世中國所行者只甲、丙兩種簡律而已。羯磨者,作業之義;授戒、懺罪時,種種殷重宣言屬之。
       (二)支謙,本月支國居士。漢末游洛陽,有智囊之稱。後入東吳,廣譯大小乘經典八十八部一百一十八卷;方等、般若、華嚴、密咒皆有之,故知其通實教大乘者。嗣有康居沙門僧會,以東吳未有佛寺,藉舍利之靈,攝化孫權皈信三寶,因造建初寺。江左佛法,從此而興。會亦有大乘經論之譯,七部二十卷。謙祖父,於漢靈帝時,歸化中國,拜中郎將,時謙只數歲耳。十歲學漢書,十三歲學梵書,兼通六國語言。佛學,則支讖再傳弟子,世出世法,無不明達,賦性仁慈,聞者嘆服。後避亂東吳,吳主孫權欣其才德,拜為博士,使輔導東宮。時江左佛教,雖得僧會提倡,而經卷未充。謙於政餘,自譯所得梵本,三十年間譯成百餘卷。所謂現居士身行菩薩道者。

       其三、西晉。西晉五十二年間,譯師十二人,所出譯本幾六百卷,誠幼稚時代之漸趨發達者矣。其中,沙門九,居士三;內外籍各半。舉要于左:
       (一)竺法護者,敦煌郡人。八歲出家,師事外國沙門竺高座,遂從竺姓。經書過目成誦,日恒萬言。隨師曆游西域諸國,通曉外國語三十六種,所遇經教,無不練達,齎歸梵本甚多。自敦煌至長安,經洛陽抵江左,終身傳譯不輟,共成一百七十五部三百五十四卷,華嚴、阿含、方等、般若、法華、涅磐各部,以及律論兩藏均有之。初期傳譯,此為最富,有敦煌菩薩之稱。護譯如此浩繁,宜需助手。居士聶承遠、聶道真父子皆筆受、校勘之人也。後各自當譯師。道真所傳,多至二十四部三十六卷,皆菩薩法。是固在家菩薩矣。
       (二)無羅叉者,于闐國沙門。晉惠帝元康元年,被請至陳留水南寺,特譯放光般若波羅蜜經二十卷,居士竺叔蘭傳語,七閱月而畢。此經本屬大般若經第二會,竺法護既有譯本,題曰光贊般若波羅蜜經,凡十卷;今譯二十卷較詳。且其梵本出自于闐,有一段重要歷史,故佛徒特請無羅叉譯之。大般若經第四會,東漢時,曾由印度沙門竺佛朔,揭其大旨,譯作道行經一卷,支讖傳語(後讖自譯十卷)。穎州沙門朱士行,嘗講此經,不能通其深義,乃發願西遊,尋求梵文般若詳本。以曹魏甘露五年,由雍州首途,至于闐國,鈔得第二會六十萬餘言。晉武帝太康三年,遣弟子十人送還洛陽。將啟行,於闐小乘教徒譖言於王,謂非佛說,請禁出境,免亂正法。士行憤慨,乞以燒經作證。誓雲:若是正法,應傳入中國者,火不能燒。誓已,投經於火,不損一字。王及大眾駭服,乃許出國。後輾轉存於陳留水南寺。適于闐沙門無羅叉至,遂有請譯之事。傳語之竺叔蘭居士,後自譯大乘經二種,皆佚。


第二節·發達時代


       東晉至隋三百年間,為中國傳譯佛教發達時代。爾時,印度正值龍樹、提婆、無著、世親四大士相繼住世。西方受化諸國蒙此影響,學者廣求大小乘經律之外,於中觀、瑜伽二法門類有研習,密教亦漸萌芽,更因中國學者思潮日進,故傳譯之事較為發達。分六段述之:
       其一、東晉。東晉享國百年有奇,傳譯緇素十六人,較著者四人,各有特點。
       (一)帛屍梨密多羅(義為吉友),本西域王子。讓國於弟而出家;專精密咒,兼擅梵唄。元帝時,譯灌頂經十二卷,及孔雀王咒經兩種。前期,支謙等未嘗無密咒之譯,只略述小分;多羅之譯,規模較大也。次有西域沙門曇無蘭(義為法正),嘗於楊都譯出經教六十一部六十三卷,中含密咒多種,大都散佚。本時代密咒雖漸流行,只屬釋迦如來口傳之雜密。若毗廬遮那如來之純密,尚未出現。
       (二)瞿曇僧伽提婆(義為眾天),本罽賓沙門,博通小乘三藏。孝武帝太元年間,嘗應慧遠法師之請,在廬山,傳譯阿毗曇心論等三部七卷;安帝隆安年間,又應名流王珣之請,在建康,傳譯中阿含經六十卷、增一阿含經五十一卷。小乘經教,始有大規模之譯籍也。阿含義為法匯,正譯應作阿笈摩,小乘經之總名也。分四部:
增一阿含(搜集短篇教法)、中阿含(搜集中篇教法)、長阿含(搜集長篇教法)、雜阿含(搜集不拘長短教法)。中國向無詳譯,今始得其二。

       (三)佛陀跋陀羅(義為覺賢),中印迦維羅衛國人,甘露飯王之裔也。少孤出家,博通經教,兼精禪律,神變莫測,蓋印度禪宗二十七世祖般若多羅再傳弟子也(其師佛大先與達摩同學,有二甘露門之稱)。後弘化中國遇鳩摩羅什於長安,宗旨未葉。慧遠法師迎居廬山,先後傳譯經論禪律十三部一百二十五卷。其中華嚴經六十卷,得未曾有;摩訶僧祇律四十卷亦傑出也。華嚴部之經,前此雖屢有傳譯,大都略取小分,未有若六十華嚴之傑作也。中國從此始知遮那報土之廣大殊勝。四律廣本向都無傳,今始見其一。
       (四)釋法顯,武陽龔氏子。數歲出家,至性過人,受具後,慨經律舛闕,誓遊學印度。歷盡艱險,卒達中印。留學三年,獲得經律多種,由海歸國。於建康道場寺,與佛陀跋陀羅共譯大般涅磐經等六部。著名之摩訶僧祇律即共譯之一也。複自撰遊天竺傳一卷。顯為中國遊學印度第一人;惜為期未久,所得無多耳。我國人西遊者,向來罕及印度。漢蔡愔等十八人,西迎摩騰、法蘭,至大月氏而止;魏朱士行率徒眾十人,西訪般若梵本,亦至于闐而已。親到中印有據者,不可不推法顯。

       其二、三秦。三秦者,前秦(苻氏)、後秦(姚氏)、西秦(乞伏氏)也,時代不過八十年。前秦譯師六人,沙門曇摩難提(義為法喜)所譯最富。但延至後秦建初六年乃畢,非前秦專有。其中增一阿含經五十卷、中阿含經五十九卷,原較晉譯二阿含約先十年,以不傳於世,遂讓晉譯專美。西秦譯師不過一人,出品又無關重要。堪稱述者,後秦五譯師中三人也。
       (一)鳩摩羅什(義為童壽),本印度人,而生長龜茲。出家後,名蓋諸國。繼習大乘經論,洞其秘奧。以弘始三年十二月二十日至長安。姚興待以國師之禮。博覽舊譯,義多乖謬;因出梵本,從新迻譯。自弘始四年起,十四年止,先後譯出大品等經七十四部三百八十四卷。四方義學沙門,不遠萬里,入關諮稟。門下,肇、融、生、睿號關中四傑,於其道尤相契也。然什所學,十隻出二,嘗欲造大乘深論,以乏當機而止。其篤性仁厚,泛愛為心,是與一乘妙旨相應者。而俯順群機,不能不弘空宗,蓋兩晉崇尚虛無之風,影響各地學者,空宗最契機也。所譯般若,或大品或小品,或顯部或密部,不一而足,是知專心此道者。其重譯法華、維摩二經,或隱示宗旨所在也。大乘論藏譯本以大智度百卷、十住毗婆沙十四卷及中、百、十二門三論為最重要;成實論二十卷,則小乘之瑰寶也。龍樹中觀法門,提婆、羅睺羅遞承之,無著、世親讚揚之,遂盛行全印,播及諸邦。龜茲之莎車王子須利耶蘇摩專研之以傳羅什。什傳譯中國,開創空宗。
       (二)弗若多羅(義為功德華)、卑摩羅支(義為無垢眼),皆罽賓沙門也;曇摩流支,西域沙門也。三人皆精律藏,先後入關。羅什始與多羅合譯十誦律,三分得二而多羅入滅,嗣與流支續譯之,共成五十八卷;羅支複出三卷律序,置之於後,都六十一卷。一切有部廣律,遂繼僧祇廣律出現於中國。誦者,背文暗持也(讀至極熟,能默持之)。此部廣律區分十分而誦之(卷一至卷六為初誦,卷七至十三為第二誦,乃至卷五十六至五十九為第十誦),故曰十誦。律文繁冗,將近七十萬言。始由多羅口誦,羅什譯語,六百沙門共聽;流支繼誦情形亦當無異。譯畢,什欲再加刪治,未果。
       (三)佛陀耶舍(義為覺稱),罽賓沙門。學問賅博,修行篤實。羅什曾師事之。後聞什被擄入秦,仗禁咒力潛往訪之。姚興迎至長安襄譯事。羅什傳譯一乘經教,間有未達之義,輒待耶舍指示深旨。弘始十年,與沙門竺佛念等共譯四分律六十卷、長阿含經二十二卷(另虛空藏菩薩經一卷)。從此四分律始有廣本,四阿含經於是有其三(增一阿含及中阿含已見晉譯)。曇無德部四分律,乃曇無德尊者擇上座部律儀中契同己見者,採集成文。廣本六十卷,不下六十萬言,內具四分(初分二十一卷,二分十五卷,三分十三卷,四分十一卷),故名四分律。耶舍背誦此律時,姚興疑有遺謬,試以毫無義理之羌籍藥方,各四十餘紙,讀三日,即能背誦,不誤一字,眾乃服其強記。譯語之竺佛念,涼州沙門也,文通華梵,前後秦譯事皆充傳語之職,後亦自譯十住斷結經等一十二部七十四卷,與安世高、支謙齊名。

       其三、二涼。五涼之中,惟前涼(張氏)、北涼(沮渠氏)有譯事可言。然前涼垂末,始得月支居士施侖充譯師,影響渺小。北涼三十餘年間,譯經緇素九人,有甚重要者:
       (一)曇無讖(義為法豐),中印沙門也。幼喜誦咒,進習五明,精辯莫抗。後為白頭禪師所屈,乃專究大乘。而持咒殊有神驗,亦以此賈禍。遂遁至北涼,傳譯經典十九部一百三十一卷,以大般涅磐經四十卷為最有名。先是此土雖譯涅磐經數種,皆屬小乘;竺法護、釋法顯所譯,雖號大乘,而護只出二卷,顯不過六卷,遠不若讖譯之豐富也。讖譯仍缺後分二卷(唐代補出),然法身常住之旨從此大彰,中國學者備聞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矣。羅什門下竺道生嘗在南京講顯譯六卷涅磐,發明闡提皆得成佛之理,眾以為邪說;及讖譯大本至京,果有此義,眾乃感愧。是知:一乘妙旨,夙根厚者能自得之,經教只作證明耳。時京兆沙門釋智猛,嘗繼法顯之後,親到中印,得涅磐梵本於大智婆羅門家(顯六卷亦得於此)。北涼末葉歸涼州,譯作二十卷。但失傳,無從與讖譯比較也。
       (二)佛陀跋摩(義為覺鎧),西域沙門也,專研毗婆沙論。中國沙門道泰嘗遍游諸國,得毗婆沙梵本十萬偈,還居北涼。會跋摩至,請其口譯而筆受之,並邀高僧慧嵩等三百余人考正文義。曆三載,譯成百卷。後因兵燹被毀,只存六十卷。北涼時,中國譯籍經律均漸豐富,惟論藏無多。道泰杖策西訪以此。上譯毗婆沙論百卷,小乘也。泰後自譯入大乘論及大丈夫論各二卷,以明宗旨。

       其四、南朝。南朝一百七十餘年間,佛化有特殊發達處,譯師數十人亦多可觀。蕭齊較遜,齊主不重此事也。蕭梁編述多,翻譯少;宋陳皆有異彩。略舉數人:
       (一)求那跋陀羅(義為功德賢),中印沙門,精大小乘。由師子國浮海來廣州。刺史表聞,宋文帝延至楊都。傳譯經論五十二部一百三十四卷。釋寶雲、法勇二人譯語。以雜阿含經五十卷最重要,蓋四阿含至是始具足也。又楞伽經四卷,飾文未周,仍為世重。寶雲、法勇皆華僧遊學印度者,後各自行譯經。雲又陪釋智嚴譯法華三昧經等十部。嚴亦曾遊印度,且有聖證之稱者;宋僧西遊沙門,可謂鼎足有三,與晉之法顯、涼之智猛,後先輝映。
       (二)佛陀什(義為覺壽),罽賓沙門。專精律藏,兼達禪要。東晉法顯嘗於師子國得彌沙塞律梵本歸朝,未及譯而遷化。劉宋諸僧聞什擅長此道,特請譯出五分律三十卷,名僧竺道生等執筆參正。中國自此具有四律廣本矣。彌沙塞部廣律三十卷,約三十萬言,具含五分(第一分十卷,第二分四卷,第三分八卷,第四分二卷,第五分六卷),故有五分律之名,並東晉譯僧祇律、姚秦譯十誦律、四分律,共名四律。四阿含亦由東晉、姚秦、劉宋三朝得之,允稱發達時代也。
       (三)僧伽跋陀羅(義為眾賢),西域沙門,為優波離尊者一脈相承之法嗣。齊武帝永明六年,由海來廣州。在竹林寺,偕沙門僧祎譯出善見律毗婆沙十八卷,乃廣釋四分律者。明年譯畢,於解夏日(七月十五)香花供養訖,志一點於卷末,相傳:優波離於佛滅後,結集律藏訖,即於其年解夏日香花供養而以點志之。一歲一點,至永明七年(己已),共得九百七十五點,為律藏成立之紀元,亦即佛滅後之年數雲。唐釋智升依此數計算至開元十八年(庚午),合得一千二百一十六年:即西曆七百三十年。是佛涅磐當在紀元前四百八十六年。近人依印度史考得佛入滅年數與此相差不遠,似堪根據。晉法顯游師子國時,有擊鼓唱言:如來涅磐,今已一千四百九十七載。若計至開元十八年,當得一千八百二十載,殊乖事實,不足信也。
       (四)真諦(梵雲波羅末陀),西印優禪尼國沙門,博通內外學。梁武帝迎來東土,停滯南海二載,然後入都。值國難作,於遷徙中譯出金光明經等十一部經論共二十四卷,以起信論最為特色。十七地論(即瑜伽師地論)只譯得五卷,後複佚之。陳初暫居豫章,擬西還印度,因道俗虔留而止。於豫章、臨川、廣州等處傳譯經論三十八部一百一十八卷,中以攝大乘論三卷及世親釋十五卷別有見地,是與起信論融通者,蓋傳梵本之原師當出自安慧學派也。其餘瑜伽法門之籍,亦多所迻譯,中國前所未有。關於俱舍論,亦有數種,但俱不存。相傳,真諦頗多神異之跡,其地位未可測也。無著、世親之瑜伽學本與馬鳴、龍樹不相違,世親弟子安慧未變此旨。真諦是否慧之門下,不得而知,要屬同派者也。瑜伽法門從此昭著中國,而開攝論一宗。
       其五、北朝。元魏國祚尚長,雖太武七載禁佛,而法化仍有可觀。齊周歷時皆短,周武更加毀法,可取之處甚少。此朝譯事,亦有特點足錄。
       (一)菩提留支(義為道希),北印沙門,遍通三藏,妙入總持,顯密兼長之尊者也。宣武帝永平元年至魏,帝請傳譯經論。孝明帝時胡太后稱制,建永甯大寺,莊嚴冠閻浮提,內供梵僧七百,留支即居此寺為譯經領袖。至東魏之初垂三十年,譯出三十部一百零一卷,中含世親著作多種,而以十地經論十二卷最有名。世親之學風靡全印,大小乘家幾皆奉為圭臬。陳之真諦、魏之留支皆其流派也。有說世親豐富著作中,以十地論為最盡理。留支譯此,因創地論一宗,足覘其見地不凡。與留支同時傳譯者,尚有梵僧二人:一名勒那摩提(義為寶意),中印人;一名佛陀扇多(義為覺定),北印人,皆屬世親學派者。相傳三僧共翻十地論,意見互殊,乃各別迻譯,後由扇多弟子慧光融為一部雲。
       (二)般若流支(義為智希),中印婆羅門,而精於佛法。胡太后稱制之初,即來洛陽(魏都),後隨東魏孝靖帝遷鄴。六年之間譯出經論十八部九十二卷(沙門僧昉、曇林及居士李希義等筆受),以正法念處經七十卷最钜,小乘要籍也,中觀、瑜伽之學亦有涉及。續高僧傳雲,菩提留支與般若流支在魏宣譯(時間相聯),傳寫者每略書留支譯字樣,目錄內頗有相混之處,後人未易細辨也。正法念處經是於四阿含外特樹一幟者。

       其六、隋。隋文帝承北周毀佛之後,三寶凋零;竭力整理,僧伽日增,諸州大寺皆建舍利塔,一時稱盛。然梵僧到者無多,亦因國祚短促之故。譯師可稱者,乃由齊周輾轉入隋也。
       (一)那連提黎耶舍(義為尊稱),北印烏萇國沙門。北齊天保七年至鄴都。傳譯十載,得經論七部五十一卷,大悲經、月藏經、見寶經皆傑出也。齊亡,流離失所,輾轉至隋。承文帝請,到京續譯經典八部二十三卷,而以日藏經為重要,因方等大集經至是始告圓成也。大方等大集經,乃釋尊廣集十方諸佛菩薩,於欲色二界間大寶坊中宣說大乘之要道也。曇無讖譯二十九卷僅得其半,余由歷朝諸師先後出之。隋僧就集其大成,得六十卷,統名合部大方等大集經。耶舍兩朝所出之日藏、月藏、須彌藏三經共占二十五卷,劉宋智嚴、寶雲合譯之無盡意菩薩經占四卷,後漢安世高所譯明度五十校計經占二卷,連讖譯大集經二十九卷為六十也。
       (二)闍那崛多(義為志德),北印揵達國沙門。周武帝時既抵長安,尋居益州,皆略有譯事。武帝敕追入京,重加爵祿;逼從儒教,誓死不從,被放歸國。時有齊僧寶暹等十人采經西域,曆七載,獲梵本二百六十部而東還。回至突厥,聞周滅齊,大毀佛法。進退維谷間,與崛多相值。乃留而資學焉。未幾,大隋受禪,佛法重興。暹等赍梵本先返,聞於文帝。帝遣使請崛多到京(大興)主譯。自開皇五年至仁壽之末,譯經三十九部一百九十二卷,顯密鹹備,而以佛本行經六十卷最稱巨帙。傳稱崛多經行得道場之趣,總持通神咒之理,功行可見一斑矣。在隋助崛多傳譯者,有南印沙門達摩笈多(義為法藏),厥後自為譯主。自大業(煬帝年號)初元至末年,十二載間,譯出經論九部四十六卷。無著金剛般若論、龍樹菩提資糧論皆創見也;金剛經二卷及普樂經十五卷,未及迥潤而輟筆。


第三節·極盛時代


       大唐自太宗至德宗一百七十年間,為中國佛教最盛之時。玄宗治世,敕天下諸州擇規模宏偉之道場,一律改名開元寺,藉示開元佛化發展之極。其中可分二期:

       其一、初唐。貞觀初至開元初七十餘年,繼承歷朝譯事;顯教大部重要經論向所未備者,今皆彌補之,是為顯教極盛時代。譯師特出者數人:

       (一)釋玄奘,陳留人。貞觀三年,出關西行,遍曆諸國,廣習瑜伽法門,護法論師再傳弟子。唯識之學卓絕當時,印度沙門、外道莫敢與抗。貞觀十九年歸唐,所赍經、律、論多至五百二十夾六百五十七部。抵京之日,道俗郊迎甚盛,視同彌勒下生。太宗敕於西京弘福寺廣事翻譯,證義、綴文大德二十人。念載之間,譯出大小乘經律論七十六部一千三百四十七卷。未譯者尚占多數,而體力既敝,不堪任勞矣。譯本最钜者為般若經六百卷,次大毗婆沙論二百卷,又次瑜伽師地論百卷,餘如順正理論八十卷、俱舍論三十卷、顯揚論二十卷,以及法相宗所依經論多種,皆重要之作也。密咒之經、中觀之論亦不少,而以糅譯之成唯識論尤為特色。譯文順應梵語,毫無含混之弊,識者謂不啻直讀梵本雲。麟德元年二月五日中夜示寂,七七日顏色不變,世壽六十五。高宗聞之,罷朝五日志哀,謂失國寶;敕依佛故事,金棺銀槨葬於關中浐水之東。福慧雙隆,東土諸僧所未有。奘公多方參學,得力處在戒賢論師、勝軍居士二人,故其傳譯以瑜伽、唯識二論最稱傑作,是得世親之精要者。然世親之學,於法華、涅磐、華嚴等一乘大教無所不論,奘公尚未暇注重此事。
       (二)實叉難陀(義為喜學),于闐國沙門,喜研一乘經教。武后臨朝以舊譯華嚴處會未備,聞難陀長於此道,特請齎經入唐,從新翻譯。大德沙門菩提流志及義淨二人同宣譯本。曆四載,譯成八十卷。其後又重譯大乘入楞伽經及起信論二種,較舊譯均稱益善。其餘一乘顯密諸經各有數種。統計共得十九部百零七卷。本擬再次傳譯,無常忽屆,年祗五十九,可惜也!茶毗時其舌不壞,與羅什後先輝映,所譯信符法理也。顯教大乘經卷,帙巨者有五大部:一般若,二寶積,三大集,四華嚴,五涅磐。涅磐四十卷成於涼,大集六十卷成於隋,般若六百卷、華嚴八十卷、寶積百二十卷皆成于初唐,故初唐有顯教極盛時代之稱。難陀除譯華嚴八十卷外,尚有小品數種,皆足珍也。
       (三)釋義淨,齊州人,繼玄奘後遊學印度之名僧也。經三十余國,曆二十餘年,以武后乙未攜梵本大小乘三藏五十萬頌歸國。初襄實叉難陀傳譯,嗣乃自翻。先後共出六十一部二百三十九卷,顯密俱有之,而特詳一切有部律藏(所譯多至二十餘部,以根本說一切有部毗柰耶五十卷最钜,足與十誦律頡頏)。唐自玄奘遊學歸國後,步武者絡繹不絕,義淨當時所知者,多至五十餘人。然或客死或失蹤,能歸國大弘所學如奘淨二公者實不易得!淨服膺道琳法師之研究密教甚有妙理(琳乃失蹤之一),曾於中印那蘭陀寺屢入壇場,希求密效,而不能成就厥功為憾。此因志存遊歷,未能長期專修之故耳。
       (四)菩提流志(義為覺愛),南印沙門,聰穎絕倫。初習外道,無所不通,以為究竟。行年六十,與大乘善知識對辯,理屈辭窮,乃皈依佛教。五載之間,洞達三藏,確非凡流所及。武后聞其大名,專請齎梵本來唐。長壽二年開譯經論,曆十七載,譯出五十三部一百一十一卷。以圓成大寶積經百二十卷最有價值;密經多種,以不空j羂索三十卷最巨。年已百餘歲,不再翻譯,一心修證。至開元十五年九月,意欲舍世,從二十日起不飲不食,而神色如常。十一月五日示寂,世壽百五十六雲。大寶積經內含四十九會,歷朝先後譯出二十三會八十一卷。奘公暮年承眾僧請求,欲全譯之;起草數行,覺氣力不加,乃輟筆。流志亦以全文過巨(與大般若等),恐難盡翻,祗補譯所缺之二十六會三十九卷,餘二十三會或仍舊譯,或加整理。湊集成編,寶積部遂告圓成。初唐所成顯教三大部:一為奘公之般若,二為難陀之華嚴,三即流志之寶積也。

       其二、盛唐。時至開元,中國顯教之傳譯,可稱觀止!後此,非無特出經論,卷帙大都有限。由此以訖貞元,八九十年間,所譯皆尚密乘,不惟文字宣揚,且屢開壇灌頂。規模之盛,純以毗廬兩部大法為宗,非區區一尊雜密之比,是為密教極盛時代。譯師以阿闍黎兼之,亦有未見開壇而但翻梵本者。特出四人:

       (一)善無畏(梵雲輸波迦羅),中印人,甘露飯王(釋尊季父)之裔,生有神姿。十三歲嗣烏茶王位,後讓國於兄而現沙門身,早證法華三昧。嘗附商舶遊歷諸邦,途遇盜,甚危。畏默念真言,感見准提菩薩出現,群盜悔罪皈依。知持咒有特效,益深究之。嗣見龍智菩薩(或作達磨掬多),得傳承毗廬兩部大法,為真言宗阿闍黎。神驗甚多,聲譽遠達中國。睿宗遣使候諸塞外,未值。玄宗即位之初,夢見真僧異相,圖於殿壁以記之。開元四年,畏抵長安,貌與圖合。帝不勝欽重,敕在菩提院先譯虛空藏求聞持法一卷,此祗金剛頂經之小分。齎來梵本不少,乃被藏諸內府,無緣續譯。昔有沙門無行遊學印度,廣集梵本歸唐,不幸至北印而歿。唐皇使收回遺本,藏諸西京華嚴寺。畏偕弟子一行揀得其中密典數種,向所未譯,真言宗胎藏部要籍也。尤要者即大日經,原十萬偈,畏譯其中精要三千頌,一行筆受,共成七卷。複出蘇悉地經、蘇婆呼童子經各三卷,皆密乘之較淺者。尚有密法十餘種,傳(宋高僧傳)、錄(開貞兩錄)皆未紀載,以非密宗行人不及知也。中以大日經廣大儀軌三卷為至寶,即胎藏界大法之根本也。開元二十三年,畏入滅於長安,世壽九十九。兩部大經,皆由龍智菩薩住持,沙門無行,乃能得其一部,當是蒙授法之一人,曾否獲一部阿闍黎之位?惜歿於中途,無由證明也。一行筆受此經,複集師說為疏,於是密宗始有妙理可尋。其價值能超出顯教之上,端在於此。向被顯教學人列入方等大乘者,局於雜密耳。
       (二)金剛智(梵雲跋日羅菩提),南印光明國人。幼年出家,二十受戒。於中印那爛陀寺廣學大小乘三藏,兼通中觀、瑜伽。三十一歲,往南印禮龍智菩薩為師。經七年承事供養,得受五部灌頂,傳承兩部大經,諸佛秘密之藏無不精練。嘗於作法中感見觀自在菩薩現身,證明其學成就,指往東土禮文殊、弘密乘。乃航海而東,三載始達廣州。開元八年,乃抵京邑。所住之刹必建灌頂道場,廣度四眾。屢為內廷作法,皆大靈驗。十一年,從事翻譯。未及十載,譯出密教經軌數十種。金剛頂、大日兩部念誦法均出大要,其他亦皆密宗鴻寶也。釋教錄祗記譯籍八種,遺漏殊多耳。二十年,有敕放歸本國,行至東都示寂,世壽七十一。不空三藏繼承法統為真言宗第六代阿闍黎。傳稱:金剛智三藏於顯密義理無不通達,隨問剖析,皆順應機宜,密乘尤能盡法身如來之秘奧,卓然一代大祖師。東土純密之宗,流傳至今不絕者,皆其法脈也。當時解答妙理,惜無人一一記而傳之;今所傳者,祗金剛頂經義訣而已。然金剛頂宗要旨藉此而明,後賢之獲儘量發揮實利賴之。
       (三)不空(原名智藏)和上者,南印師子國人。十四歲師事金剛智阿闍黎,隨侍東來。開元十二年
始受具戒於廣福寺。助師翻譯經教,熏習日深。蒙授兩部灌頂、護摩、阿闍黎法,並盡付密乘諸經,亦兼受善無畏阿闍黎灌頂得胎藏法秘要。至三十歲,本師已入滅;奉命西行,廣搜梵本。取道廣州,採訪使劉巨鄰懇請灌頂,乃於州之法性寺(即今光孝寺)開壇,受灌頂者以萬計。後達師子國,得遇龍智菩薩,虔獻金寶錦繡,請開十八會金剛頂瑜伽法門及毗廬遮那大悲胎藏法門。菩薩特為建立壇場,不空及隨行弟子含光等同受五部灌頂。嗣後廣參善知識,搜尋密藏及諸經論五百餘部。顯密法理無不窮源竟委。遊行五印,法驗屢著奇跡。天寶五年還京,續詔入內建壇,為帝灌頂。頻年為國家修法,無不靈應如響。身曆三朝,皆為帝師,臣民受灌頂者,不可勝數。大曆三年,於興善寺建立壇場。代宗敕令近侍、大臣、諸禁軍使,一致灌頂,可稱中國密教最盛之時。齎回梵本,奉敕翻譯。自天寶至大曆,先後譯出一百一十部一百四十三卷,著錄所未及者尚有四十餘部。大曆九年六月初,自謂:白月圓滿當行。屆時,以大印身,定中示寂,世壽七十,荼毗得舍利數百粒。傳法弟子五人:一含光,二惠朗,三曇貞,四覺超,五惠果,皆第七代阿闍黎。然惠果一支獨延綿不絕。善無畏大士闡發胎藏界理趣;金剛智大士指示金剛界義訣。不空大士,兩師之兩部大旨集成於一人,後更親謁龍智菩薩以增益之,複廣參善知識以輔助之,所學尤完備矣;法華有軌,華嚴有觀,舉顯教最高義理以密法證明其妙境,是真融會顯密之一乘大家也;中國佛教得此位大士住持,允稱極盛時代。三朝禮遇之隆,超越今古,不亦宜乎!

       (四)般若(義為智慧)三藏,北印罽賓國人也。幼年出家,廣習小乘之學。二十三歲以後,詣中印那蘭陀寺,精究瑜伽諸論。經十八載,轉向南印學密,從法稱(唯識專家)阿闍黎備受五部真言。嘗聞支那大國,有文殊法身道場,遂發願來唐禮謁,兼弘所學。初次垂至廣州,被風驅回師子國;再次垂至廣州,風竟破舶溺人,三藏孑身漂流至海邊,所失梵篋等乃先擱沙上,信有護法冥助也。貞元四年,開譯大乘理趣六波羅蜜多經,乃擱沙梵本之一;逾年譯成十卷得未曾有之一乘教典也,嗣續譯守護國界主陀羅尼經等數種。十一年,南印烏荼國王獻新華嚴經,敕三藏更翻之,則第九會入法界品廣本也。越四年,譯成四十卷,末卷為前兩譯(六十卷及八十卷本)所未見,即後世特別流通之普賢行願品。華嚴得此,庶幾圓滿。盛唐譯事,斯為殿軍。教法五藏譬諸五味。大乘理趣六波羅蜜多經未到之先,中國學者輒以己之所尚為醍醐。是經由釋尊金口親宣,楷定醍醐上味惟屬陀羅尼藏,足杜一切戲論矣!極盛時代將終,此義方與普賢行願同出,茲可異也!般若三藏之不淹沒於海,豈偶然哉!


第四節·復興時代


       唐自貞元以後,譯事無聞。武宗破佛,頓呈衰落。宣宗嗣位,雖即取銷亂命,然經典被毀,恢復難期。繼此維持,惟賴教外別傳之禪宗。曆晚唐、五代皆一息僅存。周世宗重加破壞,佛教幾無立足地矣。趙宋統一天下,太祖、太宗知佛法關係國運甚大,極力提倡;梵僧漸至。一方搜刻舊譯,一方翻譯新本,是為中國佛教復興時代。延至現代,中國頗多變化。略分三期述之:                    其一、北宋。太平興國七年六月,太宗詔立譯經傳法院於東京,廣延梵僧分翻教典。三藏法師最著者三人:一、施護,于闐籍,賜號顯教大師;二、法天,其後改名法賢,中印籍,賜號傳教大師;三、天息災,罽賓籍,賜號明教大師。真宗時,最著者則為法護,摩竭陀籍,賜號傳梵大師。譯本現存者:施護百一十一部二百三十六卷,法天百一十八部一百六十七卷,天息災十九部五十九卷,法護十四部一百七十卷。當時印度佛教最重密乘,諸師來華各弘所學自以密法為主;開譯梵本,必先作法加持。施護所出現證三昧大教王經,可補唐金剛頂經之略,其餘密典亦多特色。惜無實修之士一一親證妙境,從而發揮其無上真理耳。

       其二、元。宋因徽宗排佛,復興氣象消失。嗣雖追悔,而國事日非;南遷後,更無暇注意佛教。元世祖統一華夏,始提倡之,是為再次復興。然所提倡偏重西藏喇嘛教——溯源同出印度密乘,而面目稍異。世祖以政治手腕,尊藏僧發思巴為大元帝師,嘗傳譯一切有部戒律二種各一卷。其弟子沙羅巴繼為國師,則譯密典數種如佛頂大白傘蓋陀羅尼經等,皆小冊子,較之北宋規模,遠不及矣。西藏佛教分前傳(八世紀)、後傳(十一世紀):前傳,以蓮花生為主;後傳,以阿提沙為主。元代所崇之喇嘛教,則前傳數派中之薩迦派也。此派與中觀法門之清辨系頗相合;因忽視戒律,流弊滋多(世祖時,有嘉木揚喇勒智以釋教總統資格而肆行殺盜;成宗時,有必嚕匝納實哩以國師資格而圖謀不軌;順帝時,有伽磷真以帝師資格而導帝淫樂之類是),而發揮教理之事亦絕少。惟武宗敕從西藏大藏經譯成蒙古文,可稱偉舉也。

       其三、近代。明、清皆取元之政治手腕,藉喇嘛教羈縻藩屬,以國師、活佛等虛名籠絡其中有權威者,不在弘揚其道;縱有傳譯,亦秘密藏諸內府,非大眾所知也。萬曆(明代)、乾隆(清代)均有雕刻大藏之事,祗屬流傳,與傳譯異。乾隆中葉,以滿洲語翻譯大藏,不讓元武宗專美於前,則是化他式之傳譯也。嘉慶以還,佛教日漸衰頹,以僧伽流品龐雜故。及太平天國排佛,益凋零矣。光緒間,世界潮流所趨,國人思想丕變,對於宗教,漸知揀擇。以佛法含理最豐,學者視為極有興趣。古籍散佚而保存於日本者,陸續羅致之;日僧著述較有條理者,則翻譯之。千餘年失傳之密宗,因得重興機會。西藏密教亦乘時活躍於北平,寖假有留藏學法團之組織。藏文漢譯之經軌,最近日有增加。是為中國譯事第三次復興之期,前途未可量也。元世祖嘗敕漢、藏諸僧對勘雙方教典之同異,據法寶勘同錄臚列漢文現存之本,為西藏所無者,其數不少,但藏文所有而中原缺如者則未見說明。近人調查,謂漢文缺本實多。將來若有大規模之傳譯院,舉西藏獨有之本盡翻漢文,當可集成一部更完備之大藏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