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直播】三城同步执行圆满完成任务,四场直播观众过亿,省两会代表盛赞!
发布时间:2019-08-11
 

☝ 点击上方“云南高院”关注我们


今天上午,由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共同举办的决胜执行难——“云岭总攻”第42场全媒体执行直播活动在云南昆明、玉溪、大理三城同步启动,对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永平县人民法院开展的执行救助、非法捕捞水产品案执行、执行和解等一批执行案件进行现场直播。


人民日报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等

80余家新闻媒体共同参与报道

直播持续2个小时

3100万网友在线观看

此次直播


(点击图片可以查看内容)↓↓


今天坐阵演播室的有主持人马潇以及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刘宗根,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律师协会党委副书记、副会长张慧,全国人大代表郭进



今天,昆明、玉溪、大理三城同步执行,跟前几次一样,四组外景主持已经到达多个集结点。


1

玉溪法院

极其复杂的矿粉纠纷案


执行提要

据云南高院环境资源审判白皮书显示,云南各级法院依法惩治环境资源犯罪、保障环境损害赔偿、监督行政机关履职、支持环境公益诉讼、创新审判工作机制,2016年以来,全省各级法院审结各类环境资源刑事案件4362件,各类环境资源民事案件7872件,各类环境资源行政案件2427件。


当天最胶着的案件是玉溪市红塔区法院要执行的价值40余万的一千多吨铝粉矿料。一边是心急如焚的申请人,40余万元货款到不了账;另一边是案外人因涉及守矿场的工资不同意把矿料拉走,如何化解双方矛盾,成为摆在执行法官面前的难题。执行干警找准案件要害,多次与被执行人沟通协调、释法说理,今天被执行人终于松了口,同意付5万元工资给工人回家过年。堵在料场门口的车辆让开了通道,案件终于执结。


直播实况:

一早,外景主持冯泰和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的执行人员抵达玉溪研和收费站,今天将有30多人前往执行现场。

外景主持冯泰:“我们的执行干警身上佩戴着警用的器械,还有手铐、辣椒水、警棍等装备,这些都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而准备的。另外,我们还看到了他们身上佩戴着一个执法记录仪。”

记者注意到,法官的手中有一个计算器,这是干什么用的呢?

现场还有装载机和货运车辆等大型设备。

冯泰:“我现在跟随红塔区法院的执行人员到达位于红塔区研和街道大栗园的一处料场,现场各组执行人员已经准备就绪,这里拉起了警戒线。今天将要执行的是一场矿粉移交纠纷的执行案件。”


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 张萍:“今天我们要执行的是一件买卖合同纠纷案件,我们红塔区人民法院受理这件执行案件之后,及时对被执行人的财产进行调查,发现除了现场堆放的这些矿粉以外,被执行人并没有其他更多有价值的财产可以来清偿债务。”

张萍:“这批矿粉在诉讼阶段已经进行了保全,经过调查发现这些矿粉并没有涉及其他的债务纠纷,今天我们来到这里主要就是保障矿粉能够顺利拉走,保障双方当事人把执行和解协议履行完毕。”

张萍:“我们今天来到现场就发现有一些车堵在了门口,现在干警进到里面联系他们把车开走,保障执行可以顺利进行。”


案件回顾:

2018年3月,杨某和陈某达成口头协议,约定杨某以375元/吨的价格向陈某出售铝粉矿,共计2464吨,总计价款为776160元。

两人根据约定进行交易,一直相安无事。可是,将近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到2018年7月12日一结算,陈某只向杨某支付了30万元货款,剩余的476160元一直拖欠未付。

申请人杨某:“我和他没有发生过矛盾和纠纷。我每次打电话给他,他要么说我现在没钱,后来拖了两三个月了,我就想到用法律起诉他。那么多钱,50万啊差不多。”

杨某和陈某都是玉溪人,也都从事矿石买卖生意,俗话说,诚信交易,和气生财。尽管两人之前有过不少交集,可是这次剩余的47万多货款被一拖再拖,而这笔欠款也像一座大石压在杨某心上,抬不起来也放不下。如何才能要回欠款呢?

杨某只有寄希望于法院了,2018年10月9日,杨某向红塔区人民法院提出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也在10月16日向被执行人送达了执行通知书,最终,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同意将矿场上的矿由申请人拉回,抵扣执行款。

案件当事人本来是生意伙伴,后来没有付这47万多元的欠款,生意失利引发了诉讼和执行。本来是该赔钱的,但赔不出来,只有商量着用东西来抵债务。这种情况符合法律规定吗?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刘宗根:“本案当事人不是恶意不还债,而是流动资金紧张。这个案件中赔不出钱来,就用矿粉来抵债务是可以的。”

主持人马潇:“刚刚我们在连线中了解到,在玉溪研和的执行现场,执行干警们遇到有大型车辆阻挡在要拉走的铝粉矿前面。我们通过实时航拍画面看看现场的执行情况。”

这辆水泥搅拌车正在倒车出来,现场多辆装载机等大型设备在旁边待命。


法院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确定陈某确实没有钱可以执行的呢?法院是怎么找被执行人财产的呢?

全国人大代表、省律协党委副书记 张慧:“一个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法院会要求申请人提供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同时,也会要求被执行人如实向人民法院申报相应的财产。此外,法院会通过查控平台对被执行人的相关资产进行查询,比如车辆、存款、工商登记等。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还会使用搜查、审计调查、悬赏执行等手段查找财产。总之,在被执行人没有履行完义务以前,人民法院会穷尽一切手段对被执行人的财产进行调查,并采取相应的强制措施。”

外景主持 冯泰:“现在执行人员已经进入到了料场内,正在指挥一台装载机装载,今天在现场装载的这批铝粉矿有一千多吨。”

张萍:“因为这个案子涉及案外人,所以执行干警经过协调后让料场门口的车辆开走,执行干警才顺利地进入到料场里对装载的车辆进行指挥。执行干警监督他们现场称量,最后由双方当事人确认数量才结算。”

根据陈某所说,剩余的欠款被一拖再拖也不是他的本意。而就在2018年11月9日,红塔区人民法院组织干警到堆放矿石的这座料场内进行强制执行的时候,发现这些矿石背后还有牵连。

杨某和陈某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后,又都一同向法院反映,由于第三人阻拦,难以履行。为了核实情况,2018年11年9日,红塔区人民法院到研和滇大栗园“中天矿业”料场了解情况。

执行法官经过了解得知,料场的承包人郭某和被执行人陈某存在债务纠纷,而郭某又因为其他的案件被拘留。料场里的这些工人已经被拖欠了将近一年的工资,杨某申请强制执行的这些矿石对于他们而言,是讨回工钱的救命稻草。

一边是申请人杨某想要追回债务,一边是工人们希望讨回工钱,如何化解双方的矛盾?成为了摆在执行法官面前的难题。

张萍:“现在我们已经安排了两名执行干警对每一辆车进行过磅称量,然后由他们来记载所拉矿粉的重量,最后由双方当事人确认数量后结算。”

外景主持冯泰:“我们跟随执行人员来到了工棚内,目前执行人员与被执行人陈先生以及工地负责人坐在一块儿沟通。我们来问一下张萍法官,接下来要做什么样的工作?”

张萍:“现在快要过年了,考虑到工人的实际困难,也为了确保这起案件能够顺利执行,我们与被执行人这边进行了多次沟通协调,被执行人同意先拿出一部分钱来垫付工人的工资,今天由被执行人把工钱付给工地负责人,由他来代发工人的工资。”

工地负责人把这部分钱款拿给工人,工人们就可以安心回家过年了。

全国人大代表 郭进:“这次玉溪红塔区法院把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一因素与执行案件统筹考虑,反映了法院所面临的纠纷是复杂的,当涉及的多方利益,要理清矛盾。”

剩下的问题是:申请人杨某的债务能不能全部追回?

外景主持 冯泰:“目前法院的执行人员正在与申请人和被执行人做着最后的沟通,我想打扰一下张萍法官,今天这项工作结束以后,我们将要开展什么工作呢?”

官张萍:“拉走的矿粉都经过双方当事人确认,申请人也表示今天拉走的矿粉有多少算多少,剩余的货款他也就放弃了。最后我们红塔区人民法院还会通知双方当事人到法院确认履行情况,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对他们发放执行结案通知书。”

2

盘龙法院

被执行人滇池放生2.8吨鱼

执行提要

在昆明市滇池边的古滇码头,昆明市盘龙区法院拉起的小小警戒线吸引了一批当地居民和游客的注意。原来,在2018年12月,盘龙区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对6起使用“电鱼器”非法捕捞水产品的案件共16名被告人分别判处罚金2000元,同时判处被告人向滇池投放鱼苗共计30万尾。案件主审法官申开勇介绍,使用“电鱼器”,可使不起眼的12伏直流电通过逆变器瞬间提高至800伏高压电,电流瞬间可以击倒一头牛,这种掠夺性、毁灭性捕捞方式不仅影响鱼类繁殖,还会形成“死水”,危害水产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水生态环境。今天一早,满载30万尾鱼苗的车辆来到古滇码头鱼苗投放地点,由充满悔意的被告人将一桶桶活蹦乱跳鱼儿慢慢投放进滇池当中。


直播实况:

外景主持马宁在云南省渔业科学研究院下属水产养殖基地等待,盘龙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的干警们和工作人员把鱼从鱼塘捞出来之后装上小货车。鱼和记者的手掌差不多大小。

外景主持 马宁:“执行干警跟我们说,今天要拉走2.8吨的鱼,刚刚已经装好了一车,现在是第二车,第二车装满之后我们就要出发,今天拉这么多的鱼到底是做什么呢,难道是对鱼做?

相关阅读